美国基因泰克公司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美国基因泰克公司(Genentech)
美国基因泰克公司(Genentech)全球第一家生物技术公司,生物技术产业巨擎

美国基因泰克公司网站:http://www.gene.com/ 英文

目录

美国基因泰克公司简介

  基因技术(Genentech)公司是美国历史最久的生物技术公司,也是目前规模和实力仅次于安进的世界第二大生物技术公司。

  1976年4月7日,科莱勒·帕金斯(Kleiner Perkins)公司(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27岁的罗伯特·斯万森与加州大学的生化学家、DNA重组领域的奠基人、1976年诺贝尔奖金获得者赫伯·玻伊尔(Herbert Boyer)教授创建了基因泰克。公司最初的启动资金是斯万森的私人积蓄2.6 万美元.斯万森从科莱勒·帕金斯公司争取了10万美元作为公司研究开发启动经费,作为回报,科莱勒·帕金斯公司将持有基因泰克25%的股份。9个月以后,另一家风险资本公司向基因泰克投资85万美元,持股25%。与上一次注资相比,每股价格从12.5美分上涨到78美分,公司估价上涨至337万美元。此时基因泰克的产品还在试验之中,人们对它能否取得成功普遍持怀疑态度。

  7个月之后,幸运之神终于降临到基因泰克身上,他们成功合成了一种脑激素——生长激素抑制素(Somatostostatin)。这一重大突破使学术界和企业界对基因泰克刮目相看,同时也吸引了风险资本的眼球,这时候轮到基因泰克选择风险资本公司了。经过多次谈判和严格筛选,1978年5月,基因泰克第三次接受风险资本投资,投资额为95万美元,但是这家风险资本公司只得到了8.6%的股份。基因泰克的市值在短短两年时间内从40万美元上升至1100万美元,风险资本造就了奇迹。

  有了钱,基因泰克的研发工作捷报频传。1978年下半年,胰岛素克隆成功,1979年,生长激素克隆成功。多项研究成果正由研究开发阶段转向审批阶段并准备投人生产,令投资者看到了曙光。与此同时,公司在资本市场的运作再上台阶,1979年9月公司进行改组,1980年10月14日公司股票公开发行,并在纳斯达克上市。此时,基因泰克只有4年的发展时间,主要产品尚在酝酿之中,公司的总收入只有900万美元;税前利润仅为30万美元,总资产为500万美元。虽然公司的业绩并不突出,但是公众普遍看好基因泰克的发展前景,股票在上市后的第一个小时,股价就从35美元上涨到88美元,当日收市价为71.25美元,这样的上升速度在美国股票市场历史上都是少见的。

  在发行上市中,基因泰克以12%的股份筹集了3600万美元,并将其投入到新药的生产开发中,公司的业绩由此不断增长。到1988年,公司的总收入达到3.4亿美元,总资产和净资产分别达到6.7亿美元和4.0亿美元。在这种情况下,基因泰克决定进入规模和影响更大的纽约证券交易所,结束它在风险资本市场的整个运作过程。

  罗氏伸出橄榄枝

  在20世纪80年代末,基因泰克由于大量投入研发纤溶酶原激活剂,公司现金流出现了“身无分文”的窘况。1990年,瑞士的罗氏向基因泰克伸出橄榄枝,出资21亿美元,回报是60%的股份。没有这笔钱,基因泰克对新产品的投资很难继续下去。之后罗氏继续购买基因泰克的股票并获得在欧洲销售该公司产品的权利。将产品卖给罗氏加强了基因泰克的研发战略。罗氏从这些交易中得到了巨大的收益,得到的远比付出的多。

  与IDEC医药公司联盟

  1995年,圣地亚哥IDEC医药公司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种名叫Rituxan的新药,这是第一种成功瞄准癌细胞蛋白质的单克隆抗体药物。Rituxan是单克隆抗体,它可以挑选出癌细胞交给免疫系统摧毁。苦于资金瓶颈,Rituxan的研发工作遇到了困难,这时基因泰克决定出资5700万美元帮助IDEC继续研发,条件是获得Rituxan65%的股份。

  在基因泰克的资助下,Rituxan应用于早期淋巴瘤患者的临床试验得到了满意的结果,并于1997年获得FDA的批准,用于早期淋巴瘤的治疗。现在,Rituxan已成为美国最畅销的药品,它专门作用于一种特殊的白细胞,这种白细胞会导致非霍杰金淋巴瘤。此外,Rituxan的毒副作用较小。2003年Rituxan的销售额达16.1亿美元。基因泰克和Biogen(此时IDEC已并入Biogen)公司共享Rituxan的美国市场,而罗氏除了在日本与Zenyaku Kogyo公司分享市场外,还在全球其他地方独家享有Rituxan的经营权。Rituxan问世以来,全球超过30万名患者接受了Rituxan的治疗。

  与其他公司合作

  在2003年,基因泰克还上市了与Tanox公司开发的哮喘治疗药抗IgE抗体柯耐尔(Xolair,omalizumab)和与Xoma公司开发的银屑病治疗药Raptiva(efalizumab),两种药物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目前基因泰克正在与合作伙伴OSIP公司进行非小细胞肺癌治疗药他西卫(Tarceva,erlotinib HCL)的上市准备。

  产品推陈出新

  由于具备了技术优势,解决了资金的后顾之忧,基因泰克又研发出用于治疗晚期乳腺癌的贺喜汀(Herceptin,群司珠单抗),并于1998年获得FDA批准。贺喜汀可以阻止生长因子为乳腺癌细胞提供养分。在2001年基因泰克22亿美元的销售额中,贺喜汀占了3.47亿美元。

  今年6月,欧盟批准了贺喜汀与泰索帝(Taxotere,docetaxel,多西他赛)联用,作为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HER2)呈阳性的转移性乳腺癌的一线治疗。预计该药9月底将在英国与德国上市,随后再在其他国家进一步投放市场。

  基因泰克研发的抗癌新药Avastin(bevacizumab)是一种单克隆抗体,主要通过抑制能够刺激新血管形成的血管内皮生长因子令癌细胞无法获得养分而被“饿死”。该药是基因泰克的骄傲,自今年2月26日在美国上市以来,在药物市场和资本市场刮起了一阵旋风。该药二季度的销售额高达1.33亿美元,远远超出诸多分析家估计的8500万美元,使基因泰克二季度总收入出现41%的暴涨,公司季度销售额冲破了10亿美元的历史大关,总收入达11亿美元。预计Avastin2004年的销售额将达4亿~5亿美元,2005年可望进入重磅炸弹药物之列。

  独特的研发模式

  基因泰克有600名科学家研究人员,包括60个博士后。该公司的科学家每年发表的论文多达200多篇,研究人员至少把一部分时间花在自己的兴趣上,公司对此给予了极大支持,这实际上增强了公司的创新能力。

  基因泰克将研发重点放在内分泌和代谢疾病上,放弃了基因治疗、心脏病、动植物激素和疫苗的研发工作,更有利于产生突破性的发现。公司的研发战略瞄准创造真正的新产品,这些产品可用于治疗威胁人类生命的疾病。由于是独创产品,竞争对手少,上市价格可以很高(Avastin疗法每年需要花费4万美元以上),而且销售压力不大。

  打造世界最大的肿瘤药制造商

  基因泰克制订了雄心勃勃的研发计划,将推出5个抗肿瘤药和5个免疫类产品,计划在2010年前进入人体试验阶段,并期望届时成为全球第一大肿瘤药制药公司。Avastin获得FDA的批准及在市场上的表现极大鼓舞了基因泰克的士气。

  为了实现成为全球第一大肿瘤药制药公司的目标,基因泰克中止了长效重组人生长激素Nutroppin Deptot的研究,专注于Avastin等肿瘤药物的研究和开发上。基因泰克是最早成立的生物技术制药企业,也最早开发出生物技术药品。

Genentech的理想国

  这个生物医药业新贵深谙创新天平的黄金定律:一边是科学的力量,另一边是娴熟的商业技艺

  30年前,29岁的风险投资者罗伯特·斯万森(Robert Swanson)有了个异想天开的主意。他找到生物化学家赫赫伯·玻伊尔(Herbert Boyer),对他说,如果将其在细胞重组技术上的发现商业化,赫伯特将成为最富有的科学家之一。

  1976年的全球商界还没发明出“生物技术公司”这么个单词,罗伯特对这个主意的狂热令人不解。经过再三游说,赫伯特终于答应了这个建议,美国历史最悠久的生物技术公司,基因公司(Genentech Inc.)就此诞生。

  赫伯特可没想到自己的后半辈子也就此和基因公司拴在了一起,他以科学家的身份,在副总裁的位置上坐到1990年,此后成为公司董事。而这段时间,基因公司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赫伯特退居二线的这一年,瑞士罗氏公司(Roche)收购了基因公司56%的股份,成为控股方。基因公司不负众望,成了那些苦苦挣扎的生物科技小公司们的灯塔。去年年中,基因公司不但以950亿美元的市值超越了行业老大安进(Amgen)公司,而且也将全球排名第五的统制药巨头默克公司 (Merck)甩在身后。

  生物科技被投资者戏称为“下一轮网络泡沫”的年代似乎真的已经过去,基因公司的“造钱”能力令同行们咂舌:去年,基因公司的利润涨幅为 47.8%,高于安进的27.2%,同时,在它36.3%的利润率的反衬下,Fortune500强中15家制药公司15%的平均利润率顿时黯然失色。

  基因公司的创新秘诀看起来相当朴素:敬重科学的力量,并且利用成熟的商业手腕不惜一切保护其研发利益。

钱要花在刀刃上

  很多制药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都会羡慕乔伊·麦克兰肯(Joe McCracken)的办公室。从他的落地窗向外望去,旧金山海岸线迷人的景色一览无余。然而,这位基因公司负责商业拓展的副总裁坚持,在基因公司,最好的办公室属于科学家,与之相比,他的“海景房”只是小巫见大巫。

  基因公司希望自己成为科学家的理想世界。进入基因公司研发部门的领地,更像是进入了一个一望无际的校园。西海岸的随意休闲和生物科技公司的自由在这里融合。员工们可以随意享有地下商场、汽车服务和星期五的社交活动。他们还拥有健康补贴和股票期权。

  赫伯特时代确立的公司传统至今没有改变:在基因公司内部赋予科学无比崇高的地位,以支撑研发为王的公司战略。

  一些顶级的科学家在基因公司享有特殊待遇:薪水和副总裁一样高,但不用承担任何管理职能。为了让科学家真正在其专业领域做到最好,公司允许他们花大量时间在非公司项目的研究上。这使得基因公司的科学家在分子肿瘤学、免疫学和组织生长与修复上的建树让其他所有制药巨头艳羡。

  在业内,基因公司还以对科学家的坚定支持而著称——明星药物Avastin就是一个例子。2002年,Avastin在一个晚期乳腺癌测试中失败,致使公司股票大跌。但基因公司的科学家坚信科学测验的结果:结肠癌药物Avastin的确能起到治疗乳腺癌的作用,问题出在临床设计。在此紧要关头,公司管理层站到了科学家这一边。他们重新设计了临床试验,终获成功。

  基因公司为何能够对自己的科学家如此相信?

  事实上,Avastin作为结肠癌类药物在2004年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文之前,耗费了15年时间进行研发。Avastin的创新之处在于:切断肿瘤细胞的血液供应来源,使肿瘤萎缩。这个巧妙的研制视角和反复的实验给了基因公司足够的信心。

  癌症是基因公司花费大量财力和人力探索的领域——不仅因为这是人类最难以攻克的疾病,而且因为其可观的利润前景,完全可以弥补投资周期的漫长。今年第二季度,Avastin刚刚创下 4.53亿美元的单季销售额。

  从开始的抗结肠癌药物到后来的治疗乳腺癌明星,Avastin产生的衍生利润相当惊人。去年3月,基因公司宣布,Avastin还能够延长肺癌患者2个月的生命。不久之后,Avastin被舆论称为有史以来最畅销的药物。

  同时,科学家在小剂量使用Avastin的原理基础上,开发出了另一种治疗老年白内障的药物Lucentis,它于今年初上市。分析师预测,Lucentis今年全年销售额将达到11亿美元。

  明星药物的长期效应并非偶然的幸运。基因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劳·拉维内(Lou Lavigne)曾如此归纳基因公司的研发投资策略: “这不是一个放多少钱在研发上面的问题,而是取决于你如何花些钱,集中于哪里。钱要花在刀刃上。”——别忘了,在基因公司,科学家可以自由进行非公司项目的研究,这其实是药品潜在功能的最坚实基础。

  确定核心药物为投资重点的做法看起来起非常奏效:除拥有Avastin之外,基因公司另外两个明星药物:治疗哮喘类药物Xolair和治疗牛皮藓药物Raptiva获批于同一年上市。和Avastin一起,这些药物在接下来几年里大幅拉动公司的利润增长。新的研发仍在继续,2005年,基因公司共有30种新药进入临床试验,其中25个已经进入了最后一个阶段的临床试验。

创新不是唯一

  公司毕竟是盈利机构,单纯的研发能力并不是最终诉求,事实上,对基因公司来说,研发成果大有用处:可以换来市场和渠道,也可以吸引强有力的研发伙伴,将竞争对手扼杀在摇篮中。

  安进公司曾经为自己独立于任何大型传统制药公司的掌控而自豪,它是靠产品线的多元化和一系列并购获得目前头把交椅的地位。然而,它被基因公司市值赶超的事实说明了独立发展并不一定是新兴生物制药公司的黄金定律。如何利用传统制药巨头来为自己的发展铺路,也许是更高明的手段。

  长期以来,它巧妙掌控着和大股东罗氏公司之间的平衡,既避免被罗氏控制,又始终将自己置于罗氏稳健的财务支持之下。

  事实上,罗氏公司一直支持基因公司渡过漫长的研发期,还负责其产品的海外销售和市场营销。其合作模式可以归结为:前者以研发优势换取后者的财务支持和销售网络。但事实上,和罗氏的关系只是基因公司和传统制药公司合作模式的一种,它与诺华(Novartis)的合作展示了另一种生存智慧:随时注意和吸取其他科学家研发成果的精华,并在自己的新药上市之前,成功阻止同类药物上市。

  1986年,台湾裔生物学家张子文获得哈佛大学生物学博士学位,和妻子唐南姗在休斯敦成立了Tanox公司。他们希望找到一种抗体,能够治疗食物过敏引起的哮喘症。超过150万名美国人患有对食物过敏,而这种过敏引发的炎症随时会夺取人的生命。Tanox利用基因工程技术创造了一系列抗体,其中的TNX-901会危及基因公司相应哮喘症药物Xolair。

  和很多年轻有为的科学家一样,张因为缺少资金而无法将其研究结果商业化。好在唐南姗成功从瑞士汽巴嘉基公司获得了投资,后者在1996年与山德士公司合并成为诺华公司。

  但几年后,获得这一消息的基因公司宣布了在同领域的抗体项目研究成果。Tanox看到了威胁,以盗用研究成果为名将其告上法庭。然而,法院一直没有做出对Tanox有利的判决。Tanox试图变被动为主动,以自己的实验成果为条件,和基因公司、诺华公司进行谈判。

  最终三方达成协议。投资了Tanox的诺华看来更加信任基因公司的研究成果。基因公司主导合作联盟的研发工作,诺华和基因公司主导药物的临床实验、制造和销售。Tanox将自己的研究专利让渡给联盟,由联盟选择最有发展前景的抗体来发展药物,Tanox可以分得药物销售等收入。

  合作联盟最终选择了基因公司的抗体,TNX-901只是作为候选抗体。不服气的张子文开始独立于合作联盟自行研发以TNX-901为基础的抗过敏药物。1999年,基因公司和诺华公司联名将Tanox告上了法庭。

  双方在法庭上争论的焦点在于,Tanox认为,三方合约并没有限制Tanox独自进行相同目的的研究,而基因公司和诺华公司坚持所有抗体利用的权利都应属于合作实体,无论这个合作实体是否真正着手来利用他们。

  义理之争看来只能在法庭外继续延伸了——已经花费了7500万美元的Tanox没有足够的财力来支撑起高昂的诉讼费用,决定罢手。基因公司再次成了最后赢家。Xolair于2003年获批上市,成为了该公司当年的销售明星。

  事实上,基因公司的研发实力当然是诺华予以支持的基础,然而如若没有老道的生意手腕和商业策略,基因公司断不会成为赢家。

基因公司历史

  《商业周刊》:“1980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上市,一个小时内每股从35美元剧涨至88美元,公司的身价因此激增至3500万美元。这一事件是美国股市涨幅最大的案例之一。”

  Genentech,即基因工程技术公司,成立于1976年,创始人是风险投资家罗伯特·斯万森(Robert A.Swanson)和生物化学家赫伯·玻伊尔博士(Dr.Herbert W.Boyer)。20世纪70年代早期,玻意尔(Boyer)和遗传学家史丹尼·科恩(Stanley Cohen)开创了一个名为DNA重组技术的科学新领域。斯万森(Swanson)为这一突破激动不已,他打电话给玻意尔请求会晤。玻意尔同意给这位年轻的创业者十分钟的时间。斯万森对这一技术的热心和对其商用前景的坚定信念是富有感染力的,会晤由10分钟延长到了3个小时:其结果是,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宣布诞生。

  尽管学术界和商界都对斯万森和玻意尔表示怀疑,他们俩还是坚定不疑地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现。在短短几年的时间内他们就证明了持异议者的错误。这里可以回顾一下Genentech公司的发展史。

  70年代

  • 1976年,斯万森和玻意尔于4月7日创立基因工程技术公司。
  • 1977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通过微生物(大肠杆菌)首次制造出人体蛋白(生长激素抑制素)。
  • 1978年,人工胰岛素由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的科学家们合成。

  80年代

  • 1980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上市,一个小时内每股从35美元剧涨至88美元,公司的身价因此激增至3500万美元。这一事件是股市涨幅最大的案例之一。
  • 1982年,第一种DNA重组药品市场化:人工胰岛素。(Eli Lilly and Company得到特许权。)
  • 1984年,凝血因子Ⅷ——抗血友病因子的实验室产品问世。基因工程技术公司授予Cutter Biological公司凝血因子Ⅷ全球生产和销售的特许权。
  • 1985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从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会(FDA)获得许可,把它的第一项产品——Protropin(R)(注射用促生长素)推向市场。这是一种用于治疗儿童生长素匮乏症的生长素。这也是由生物技术公司第一例生产和销售的利用DNA重组技术制药产品。
  • 1986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以Roferon(R)-A的商标授权Hoffmann-La Roche公司的干扰素α-2从FDA获准用于毛状细胞白血病治疗。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启动非保险计划,为美国没有保险的贫穷病人提供免费的人体生长素。
  • 1987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从FDA获准将Activase(R)(Alteplase,重组体)推向市场,这是一种组织——血纤维蛋白溶酶原激活素(t-PA),可溶解心脏病人突发心肌梗塞时形成的血块。
  • 1988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的非保险计划的范围扩大到了Activase。
  • 1989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开放了托儿中心“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的下一代(Genentech’s Second Generation)”,这是美国最大的公司下属托儿中心之一。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经FDA批准将Activase市场化,用于急性大块肺血栓的治疗。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和瑞士的贝赛尔罗西有限公司完成了21亿美元的兼并。

  90年代

  • 1991年,两家日本的t-PA特许权获得商开始这一产品在日本的销售。
  • 1992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和罗西公司公布了在欧洲各主要国家合作开发、注册和销售Pulmozyme(R)(链道酶α,重组体)吸收液的协议。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和罗西公司进入了以下领域的研发合作:基于生物技术的罗西化学图书馆自动检索系统,以鉴定备选新药。一种基于肿瘤坏子因子(TNF)摄取体的特制蛋白质。基因工程技术公司投入使用了全球最大的生物技术研究机构——创建者研究中心。中心的荣誉被献给创建者Robert Swanson和 Dr.Herbert Boyer,以褒扬他们全心追求生物技术事业发展的眼光和决心。
  • 1993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将FDA批准将Nutropin(R)[以核糖体DNA为复制起点的注射用促生长素]市场化,这种产品用于儿童慢性肾亏患者在植肾前的治疗。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建立了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生长发育基金会,这是一个独立的非营利性机构,宗旨是为了推动人们对儿童成长发育的了解,鼓励开业医生和护士从事研究,为他们创造以前不具备的机会。

  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从美国、加拿大、瑞典和新泽西的统销商处获得销售用于治疗胆囊纤维症的Pulmozyme的许可。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的凝血因子Ⅷ ——1984年授Miles公司以特许权(之前是Cutter Biological)——经FDA批准用于血友病A的治疗。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的牛生长素 ——授Monsanto公司以特许权并以Posilac的品名分销的——获得了FDA许可。Gusto(对冠动脉闭塞症的链霉素和t-Pa全球使用)试验表明,在对41,000例病人的试验中,Activase与4号肝膦脂混合快速注入比之单独注射链霉素(Kabikinase牌),能将心脏病人的死亡率降低14%。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公布了针对Wellcome基金会的永久性条令,在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的专利限2005年到期之前禁止Wellcome在美国销售t-PA。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启动了Access Excellence,一项耗资100万美元的全国通讯网络工程项目,为使全国的高中生物教师可以与专家和他们的同事建立联系。

  • 1994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引入了“Pulmozyme病人保证”以确保美国每一位需要Pulmozyme及其相关设备并有资格的胆囊纤维症病人能获得之,确保公司在胆囊纤维症方面的研究继续保持不懈的步伐。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宣布它将把耗资1亿5千万美元的新工厂建在加里福尼亚州的 Vacaville。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和Eli Lilly and Company解决了所有悬而未决的专利侵权、违反合同和相关要求权问题,结束了关于重组人体生长素的长期争端。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与Alkermes公司达成协议,发展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两种蛋白质的持久释放过程研究,这两种蛋白质都用到了Alkermes专有的ProLease(r)微封装技术。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与IDEC Pharmaceuticals达成开发IDEC的anti- CD20单克隆抗体C2B8的协议,这一产品用于治疗非霍德金B细胞淋巴瘤。公司获得FDA的许可,将Activase的一种快速注入疗法上市。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与Roche Holding,Ltd.签署了协议,延长了Roche以每股高出1/4达到82.5美元的先决价购买公司可偿还普通股的4年选择权。作为协议的一部分,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开始因Roche为这些产品的销售负责而从Pulmozyme在欧洲以及所有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产品在加拿大的销售中获专利。
  • 1996年:公司庆祝成立20周年纪念。公司经FDA批准将Nutropin AQ(R)(以核糖体DNA为复制起点的注射用促生长素。)上市,这是第一种和惟一的一种液体(水成)重组人体生长素,用于在移肾前期治疗患慢性肾亏儿童的生长缺陷,也可用于儿童生长荷尔蒙不平衡的治疗。公司获FDA批准将治疗急性局部缺血症和脑溢血的Activase上市。公司经FDA批准将治疗矮身材及Turner并发症的Nutropin上市。公司经FDA批准将治疗病情恶化的胆囊纤维症病人的Pulmozyme上市。
  • 1997年,公司及其合作伙伴partner IDEC Pharmaceuticals,Inc.经FDA批准将Rituxan(R)(Rituximab)上市,用于复发及难治的低等或小囊泡CD20非霍德金B细胞淋巴瘤病人的治疗。公司经FDA批准将Nutropin AQ上市,用于治疗矮身材并发Turner症。公司经FDA批准将Nutropin和Nutropin AQ上市,用于成人生长素匮乏症的治疗。公司为生长素病人、肿瘤病患者及他们的医生启动了一项称为SPOC(单点接触)的服务,以提供为顾客考虑的偿还援助。公司与Alteon,Inc.就Pimagedine的进一步开发和行销签定协议。Pimagedine是一种高级糖基化作用终产物(A.G.E.)结构止氧剂,目前正处于第三临床试验阶段,用于糖尿病患者的肾治疗。协议还包括对目前正处于临床前开发阶段的第二代A.G.E.结构止氧剂的权利。公司与LeukoSite,Inc.就LeukoSite的LDP- 02的开发和商业化签定协议,这是一种用于治疗肠炎的人工单克隆抗体。公司与Incyte Pharmaceuticals,Inc.就Incyte的 LifeSeq(Tm)的DNA排列次序和基因表现信息库使用签定协议。

  公司用重组体人造凝血因子Ⅷ治疗血友病的技术及重组体人造凝血因子Ⅷ制药技术被授予专利。相应地,1991年在欧洲的专利也被授予。作为对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在本市创建生物技术工业的杰出贡献的认可,旧金山市以“DNA路”将Point San Bruno大道的400个街区重新命名,并将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在新大道的地址定为“DNA路1号”。

  • 1998年,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经FDA许可,改换Pulmozyme的商标,包括对5岁以下的胆囊纤维症患者使用Pulmozyme的安全和变通管理方式。基因工程技术公司获得了关于t-Pa的变异体的两项新专利。公司向Centecor,Inc.提起专利侵权诉讼,指责Centecor公司在美国的Retevase(Reteplase,重组体)t-PA销售、销售报价、使用和进口行为侵犯了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的这两项新专利。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寻求永久性的法令保护和损失赔偿。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同意提供Sumitomo制药有限公司在日本开发、进口和分销Nutropin AQ和ProLease封装的持续释放人体生长素。基因工程技术公司授权Connetics公司在美国销售控制慢性肉芽瘤病用Actimmune,以及这一产品的其它性能的美国地区开发和商业化权利。基因工程技术公司提交专卖申请,请求将Herceptin(R)(trastuzumab)上市,用于恶性乳腺癌的治疗。 Herceptin获得了FDA的快速跟踪产品指定,这一指定可以保证寻求市场开拓的专卖申请项得到及时的审查。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与DAKO签定协议, DAKO可据此开发一套体外诊断设备,可用于甄别由某种称为HER2的生长素摄取体分泌过多引起的乳腺癌患者,DAKO还有权就人工单克隆抗体对 HER2,Herceptin的治疗与基因工程技术公司进行后继合作。

  基因工程公司在它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地开发新的产品和技术,力图保持技术优势和竞争优势。生物技术是具有很大前景的产业。在世界经济的大圆盘中生物技术相对于信息技术产业来说可谓微不足道。生物医学不像IT产业,它具有投资期限长的特点。但是,真正有眼光的投资家,特别是风险投资家,以及生物医学界的创业者都不会放弃这块充满机遇和挑战的天地。罗伯特·斯万森和赫伯·玻伊尔就是其中一对很好的合作伙伴。

罗伯特·斯万森简介

  罗伯特·斯万森(Robert Swanson)(1947-)

  在生物技术发展史上一位风险投资家留下了什么呢?为了创立企业,使药品最终能为需要的人们获得,风险投资,也许更为重要的是商业头脑和创造性,是基因工程技术本身强有力而必不可少的伙伴。

  那年罗伯特·斯万森仅27岁,供职于硅谷一家最有影响力、最成功的风险投资公司,他开始考虑实验室那些被好奇地刺戳摆弄的细胞中埋藏着的黄金。这些实验室遍布世界各地,更吸引人的是,也许就在他自家的后院呢?他四处寻找,与各方面他认为能启发他从微生物学那些激动人心的发展中寻找商机的人会晤。他的教育背景给了他从事这一事业的有力保证。他拥有MIT化学学士学位及MIT斯隆商学院的硕士学位。他还曾担任了4年Citibank的投资总监。

  但斯万森只是在这些朦胧的意识中苦思,而没有明确精深的知识。他没有预料到随意安排的一次和UCSF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一位科学家的拜访会把已经将遗传控制的可能性转化为一项颇具市场潜力的技术的那个人带到他面前。科学事业和商业都有一条亘古真理——机遇总是与最敏捷的头脑相随——而这正是斯万森无法否认的素质。当他安排这一会晤之时,他记起了自己在基因工程这一刚具雏形的科学领域孤注一掷的决心,预备离开在Kleiner Perkins的舒适工作,将自己所有的鸡蛋都放到刚起步的公司这一个篮子里去。

  1975年的这次会晤,后被证明是斯万森及其他许多从基因工程的商业化获益的人们事业和生命的里程碑。当时对UCSF工作过度、资金不足的赫伯特· 玻意尔来说是刺激的。正如斯万森的回忆:“所有我打电话找到的那些学者都说基因分离的商业应用还有10年之久,赫伯特没有。”斯万森的眼光和热情深深地打动了玻意尔,两人边吃三明治喝着啤酒,畅想着未来,长达数小时。尽管已经成功地追求到了科学,玻意尔还没有被拉入到对生意和创业合作的追求中来,因为斯万森还仅是一个毛头小伙。

  1976年春天,斯万森还没有使玻意尔确信开创公司已万事俱备,但他已经说服了他的老板托马斯·帕金斯。帕金斯拿出了种子基金,斯万森认真地着手,以分子生物学的原理将企业的资金、目标和投资回报等结合到一起,这被证明是他非常擅长的一项工作。公司首先着眼于人胰岛素的合成,这一工作由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的科学家们在1978年完成。把这一技术的特许权授以Lilly公司之后,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于1985年成为首家推出自己的生物医药制品——人体生长素。基因工程技术公司自此奠定了它在生物技术工业和保健行业的领袖地位——一个异常成功的商业和科研机构。

  斯万森自公司创始之日起一直担任公司的董事和总裁,直至1990年他被任命为董事长。与他热爱运动的合伙人赫伯特·玻意尔不同,斯万森的业余爱好倾向于艺术一类。除了在各专业委员会的一长串头衔外,斯万森还是一位艺术事业的惠顾者,同时任职于旧金山芭蕾委员会和现代艺术博物馆委员会。

赫伯·玻伊尔简介

  赫伯·玻伊尔(Herbert Boyer)

  赫伯特·玻意尔1936年出生于西宾夕法尼亚州的一个偏僻乡村,并在那里长大。那里大多数年轻人的最终归宿是铁路公司和矿务局。读完高中后,玻意尔继续在附近Latrobe的圣·文森特专科学校求学,一边住在家中准备医药预科的课程。在高中以前,显然,他不可能从培养医生的寻常模式中取捷径。在医生这一职业的短暂诱惑中,这时他还没有发现自己会被深深吸引到研究工作中不可自拔,玻意尔的事业生涯和许多其他作为先驱的分子生物学家迥异。

  1958年玻意尔从圣·文森特专科学校获得生物学和化学的学士学位,1959年和Grace结婚。研究生阶段的工作是1963年在匹兹堡大学完成的,之后他又在耶鲁做了3年博士后研究生。当生物化学、蛋白质化学和酶学吸引他的注意力时,他参加了当时风行全国的公民权利运动。

  1966年,玻意尔向西迈进,自然地申请了旧金山加州大学的助教之职。1969年,一种普通的内脏细菌——大肠杆菌,引起了他的注意——特别是大肠杆菌中一些具有特别有用性质的抑制酶。玻意尔发现这些酶具有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将DNA链切断的能力,这使得在DNA链上留下了所称的“粘端”。这些经过剪切的端头通过精确的运动将DNA碎片粘贴到一起。

  因这一发现,玻意尔在夏威夷的某次会议中和斯坦福一位名为Stanley Cohen的科学家进行了一次交谈。Cohen当时正在研究DNA中被称为质粒的小环结构,这一结构能在某些细菌细胞的细胞质中自由流动,通过DNA链译码独立地自我复制。Cohen开发了一套从细胞中分离这些质粒、将它们植入其他细胞的技术。将这一过程与DNA分裂结合,Boyer和Cohen就可以将DNA段组合成需要的结构,并将之植入细菌细胞中,这就能使植物生产满足特殊需要的蛋白质了。这一突破是生物技术工业建立的基石。

  1975年,当时受雇于硅谷最大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的一位名叫Robert Swanson的年轻人,看到了新兴的生物技术的前景而来和Boyer 接触。随之而来的两人之间的对话开阔了Boyer的视野,使他看到了用细胞作为“工厂”制造激素来生产激素的可观商业潜力。1976年,两人合作创立了 Genentech(基因工程技术公司)并着眼于人体胰岛素的人工合成,这一目标由基因工程技术公司的科学家们在1978年完成。在授予Lilly公司人胰岛素特许权之后,基因工程技术公司于1985年成为首家推出生物医药产品的生物技术公司,它的成果是人体生长素。Boyer自公司成立起一直担任副总裁直至1990年。那时,他将副总裁的位置让出,换取了董事会的一席之地。基因工程公司作为美国最早和最大的生物技术类风险投资支持的企业,代表着美国生物医学产业未来的发展的方向,同时也为世界风险投资事业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17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4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美国基因泰克公司"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123.188.99.* 在 2008年5月27日 09:32 发表

Has anyone out there ever bought wholesale or retail from this company in China called LDU

Company before? They have a bunch of things that we were thinking about buying and we may

even order a container load of dollar store stuff from them. I like the idea that you can order only 1

or 5 of an item and have it put in a container with other items, but I would feal a little better if I could

talk to some one who has bought from them before. Even if you only bought one little lighter or

knife from them then I would like to talk to you to see how they are. They look like they are more

then just a dollar store distributor - wholesaler. The website is www.LDUcompany.com

Also if any one knows of any wholesale camping or flashlight distributors we are also in need of

some of those items.

Any help would be appreciated.

回复评论
60.29.63.* 在 2008年12月12日 08:42 发表

who's the hell are you?? Just talk the sales of them, it's that easy.

回复评论
183.165.229.* 在 2012年8月30日 01:05 发表

THE WORLD WILL BECOME ONE NATION .THE CHINA .IT WILL NOT LONG

回复评论
58.20.50.* 在 2015年6月8日 23:13 发表

Do you have the B6 RIPK3 -�/-� mice (H-2b)?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