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重定向自《时代周刊》)
《时代》(Time)LOGO标志
《時代》(又譯《時代周刊》、《時代雜誌》;英語:TIME)

目錄

《時代》周刊雜誌簡介

  《時代》雜誌是美國的一本新聞周刊。歐洲版(Time Europe,原名為Time Atlantic)1923年3月3日創刊於倫敦,涵蓋中東、非洲和拉丁美洲的事件。亞洲版於香港岀版。加拿大版的總部位於多倫多。

  曾經獲得《時代》美國版封面人物的華人知名人物有何振梁,毛澤東鄧小平李嘉誠,李登輝,楊振寧,張學友等。時代每年年底都會選出該年度的時代年度風雲人物,是對該年最有影響力的人、事或物。

《時代》周刊的中國情緣

  被公認為代表著美國乃至整個西方主流社會聲音的美國《時代》周刊,在新年第三期隆重推出題為“中國世紀”的封面文章,讓全世界都為之一振。其實,幾十年來,《時代》一直以其獨特的報道風格和對中國的特殊關註,而受到中國人的矚目。自上世紀20年代初創刊以來,《時代》對中國的報道就沒有間斷過,而其創辦者亨利·盧斯更是有著極為特殊的中國情結。

  不遺餘力聲援中國抗日

  亨利·盧斯1898年出生在中國山東省的登州(今蓬萊),其父是美國基督教會長老會派到中國的傳教士。在中國,盧斯度過了14個春秋。後來,他違背父母的意願返回美國。25歲時,從耶魯大學畢業的盧斯創辦了《時代》周刊,並迅速將其打造成美國三大時事性周刊之一。1930年和1936年,他又相繼創辦了影響世界的《財富》周刊和《生活》雜誌。正因如此,英國前首相丘吉爾將盧斯稱為“美國近代最有名望的7個人之一”。

  特殊的成長經歷讓盧斯對中國始終保持著一種特殊的情結,他甚至認為,中國是自己除美國之外最熱愛的國家。早在1924年9月8日,《時代》就將軍閥吳佩孚列為封面人物,而這隻是它關註中國的開始。童年的盧斯目睹了上世紀初中國的貧窮和戰亂,對中國既愛又恨。長大後,他又堅信只有依靠美國方式才能幫助中國實現“富強”和“民主”。為此,他在美國利用手中的雜誌,不遺餘力地為中國搖旗吶喊。抗日戰爭初期,美國社會還深受“孤立主義”思潮的影響,盧斯卻對中國報以同情,他向中國前線派遣了十多名戰地記者,率先在《時代》上大量報道中國抗戰。不過,這些報道都帶有明顯的傾向性和目的性——在大量報道、抨擊日軍暴行的同時,他還竭力樹立蔣介石中國戰時領袖的形象,以此獲取美國公眾的同情和政府的援助。為此,蔣介石、宋美齡接二連三成為《時代》封面人物,兩人甚至在1938年被評為年度風雲人物中的“風雲夫妻”。國民黨將領陳誠也登上過雜誌封面。

  可以說,在整個抗日戰爭期間,盧斯是真正關心中國的少數美國人之一。《時代》對中國大批量、轟炸式的報道,也確實對美國社會產生了巨大影響,很多美國人通過《時代》瞭解到了抗戰的中國,在輿論的壓力下,美國政府和民間對中國的援助也迅速增加。

  固守偏見歪曲新中國形象

  如果說盧斯對中國的熱愛,在客觀上極大地支持了中國抗戰,那麼,他對蔣介石的偏愛就背離了他作為職業新聞人的初衷。

  蔣介石的反共立場、基督教徒身份以及宋氏家族的背景,都使得盧斯將他視為美國式中國未來的希望,併在幾十年間全力給予其輿論支持。其實,早在 1927年,時為北伐軍總指揮的蔣介石就登上過《時代》封面。1932年,盧斯時隔20年回到中國,受到了蔣介石政府國賓般的接待,在此期間,他還迅速與宋氏家族結下了深厚的私交。當1943年宋美齡訪美尋求援助時,盧斯則專門成立了“紐約公民歡迎蔣夫人籌備委員會”。據統計,在盧斯執掌《時代》的幾十年間,蔣介石夫婦前後十幾次登上封面,成了美國家喻戶曉的“中國第一伉儷”。為了極力美化國民黨的統治,盧斯對記者從中國發回的國民黨腐敗不堪、潰不成軍,以及共產黨深得民心的大量客觀報道視而不見,卻弄虛作假極力掩蓋歷史的真相。這種喪失了原則的偏愛,最終使盧斯在中美關係史上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並且在很大程度上誤導了美國的對華政策。1945年日本投降時,盧斯準備再次讓蔣介石成為《時代》封面人物。當時,他的密友、《時代》駐華資深記者白修德(此人後來曾獲普利策新聞獎)對此堅決反對。他致電盧斯說:“如果《時代》明確地、無條件地支持蔣介石的話,我們就沒有對千百萬美國讀者盡到責任。”由於在這一問題上的嚴重分歧,二人最終分道揚鑣。

  國民黨政府垮臺後,抱著強烈反共心態的盧斯,開始極力扭曲新中國及其領導人的形象,為此,他自創過這樣一句“名言”——“一個有用的謊言勝過有害的真相”。新中國領導人毛澤東、周恩來、劉少奇等都先後登上過《時代》封面,但形象都遭到了惡意扭曲。曾有專家認為,《時代》的許多偏見,都成為了二戰後美國對華政策的重要理論來源。即使在冷戰結束後的今天,《時代》對中國的報道,偏頗之處仍時時可見。不但渲染有關中國的負面報道,還對西藏、臺灣以及中日關係等問題進行歪曲報道。

  新世紀更加關註中國

  《時代》的反華態度,直到盧斯晚年才有所轉變。特別是在他1967年去世後,這種變化越來越大。在中美建交過程中,《時代》給予了充分關註,往日那種強烈的偏見也在淡化。1971年,當著名的“乒乓外交”啟動時,該周刊就於當年4月26日刊登了一幅美國乒乓球運動員在長城上的合影。當年11月8 日,《時代》又將周恩來列為封面人物。1972年2月18日尼克鬆成功訪華後,《時代》又在3月6日的封面上,設計了一個抽象的漢字“友”,將畫面切割成四塊,分別為尼克鬆與毛澤東和周恩來的會面、參觀長城以及觀看歌舞演出的情景,明顯體現出積極樂觀的態度。

  隨著改革開放的深入和成功,中國開始在世界舞臺上扮演日益重要的角色,《時代》對中國的關註隨之進入到一個新時代。這種變化,最典型的體現在對中國改革總設計師鄧小平的關註上。從1976年1月到1997年,鄧小平至少7次成為《時代》封面人物,並且兩度成為年度風雲人物。迄今為止,能夠兩次當選該刊年度風雲人物的,只有丘吉爾、艾森豪威爾等少數幾位世界領導人。這一階段,《時代》的報道範圍也不再僅僅局限於對中國內政的關註,文體明星、普通中國人紛紛走入其視線。

  步入新世紀,《時代》與中國的距離更加貼近了。2005年評選出的14位世界最有影響力人物中,就有中國海洋石油公司董事長傅成玉和著名演員章子怡。所有這些都從一個側面反映出,《時代》特殊的“中國情結”正走向一個新的時代。

《時代》周刊上的中國人

最早的一個封面,期刊時間是1924年09月08日。封面人物是吳佩孚,下麵的小字說明為:吳總司令。“General Wu” 為了關註當時的直奉軍閥大戰。
封面人物是蔣介石,期刊時間是1927年4月4日。小字說明:總司令蔣介石。"General Chang kai-shek"。這是指時任北伐軍總指揮的蔣中正,說明時代在關註中國國民革命軍的北伐。
封面人物是蔣介石與夫人宋美齡。小字說明:中國總統與夫人。“President of China & Wife。期刊時間是1931年10月26日。為關註中國的新總統以及其治下的中國的未來命運。
封面人物是末代皇帝溥儀,期刊時間是1934年5月5日。小字說明:亨瑞溥儀。"Henry PuYi"。
封面人物是汪精衛,時間是1935年3月18日。文字說明:汪總理。"Premire Wang"。
1936年2月24日的封面上,列舉了當時遠東四大“元首“:日本天皇,滿洲溥儀,斯大林和蔣介石。這是關註於遠東危機,這四個人是解決危機的關鍵。
1936年11月19日 封面人物蔣介石
1938年1月3日 封面人物:蔣介石夫婦
發行於1941年6月16日的期刊,封面人物是陳誠,文字說明:對日戰爭中重慶城的保衛者
1942年6月1日的期刊,人物是蔣介石。看樣子意氣風發,很自信的樣子。蔣在抗戰前就預言,國際形勢的轉變對中國的命運至關重要,珍珠港事件證明瞭他的預想,有了美英的支持,他又擔任了同盟國中國戰區的總指揮。
1943年3月1日的宋美齡女士的封面。下麵小字大意:她和中國知道忍耐意味著什麼。字面上的味道比較悲觀。因為當時美英在太平洋戰場上並沒有占到便宜,歐洲戰場也呈膠著狀態,在這種情況下,中國的命運確實不樂觀,而且日軍有可能打通印緬,進攻雲南,這對國民政府的最後大本營是嚴重的威脅。宋美齡在美國游說,爭取美國更大的支持和對中國戰場的瞭解。所以說,氣氛十分緊張,中國只有忍耐。
1945年9月3日 封面人物蔣介石 戰勝國中國的領袖
1948年12月6日 封面蔣介石
1949年2月7日 封面人物毛澤東
這個封面很有意思,英文說明是:“Formosa‘‘‘‘‘‘‘‘s Wu“。時間是1950年8月7日。

  此人是吳國楨,他擔任過蔣介石的秘書,國民黨中央宣傳部長、外交部政務次長、漢口市長、重慶市長、上海市長,1949年後還當過“臺灣省主席”,後被蔣趕下臺(這好像是畫面上一條龍欲吞掉臺灣島的由來。

1950年12月11日的封面,人物是毛澤東。標題是:紅色中國的毛。紅色的基調和蝗蟲明確的表現了意識形態的含義。
1951年6月18日的期刊,人物是周恩來。標題是:共產主義者周恩來。不過下麵的小字很有意思:美國的敵人也是中國的敵人。我分析不出這句話在當時歷史的含義是什麼。
1954年3月10日,人物也是周恩來。標題是:紅色中國的周恩來。下麵的小字是:一邊參與戰爭,一邊談論和平。"Waging War and Talking Peace"。背景是一條張牙舞爪的龍被竹柵格開。這是在談論剛結束的北韓戰爭。
1955年的封面,人物是蔣介石,名字前面沒有任何頭銜。背景是一個國民黨計程車兵孤單的守望著大海,對岸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土地。蔣的臉上是無奈,還是失望?
這一期的人物是羅瑞卿大將,時間是1956年3月5日。標題是紅色中國的警察領袖羅瑞卿,因為羅時任公安部長。如果聯想到當時社會上的三反五反運動,反右運動的話,這個手印應當是這個含義。


1958年12月1日的封面,人物是毛澤東。封面的右上角引用了拿破侖的一句話,我們經常把它譯成:中國是一頭睡獅,醒來後她竟震驚世界。不過從字面上我看不出這句話把中國比喻成睡獅。
1959年10月12日的期刊,人物是劉少奇 左上角的文字是:紅色中國的第一個十年,工作,清洗(如果是指政治運動的話),失望。從畫面上看,劉的表情不輕鬆,背景是無數的螞蟻,高舉著紅旗。
1963年9月13日的封面,這張圖說明瞭太多的問題。

 首先,標題是:紅色中國,狂妄的被孤立者。  船頭上的四個人物是毛澤東,劉少奇,周恩來和鄧小平。一艘過分擁擠的大船,船舷上摞著補丁,船上熱鬧非凡,標語上寫著打倒赫魯曉夫,打倒資本主義;斯大林,列寧和赫魯曉夫的畫像被抬出來示眾,船尾是中國的導彈,有人在上面以武力;有人從船上落水,水中有人拼命的往船上爬。。。。 如果聯想到當時的歷史背景就不難理解這幅畫要表達的意思。當時正是中蘇翻臉的時候,中共抨擊蘇聯的政策,反擊赫魯曉夫的修正主義,雙方的關係破裂後引發了軍事上的衝突,甚至要動用核武。同時,以毛為首的中共想要成為社會主義陣營的新的首領,取代蘇聯的位置,所以封面的標題寫著中國是個狂妄的被孤立者。    那艘破船和瘋狂的人群在說明中國這個貧瘠的國家擁有著瘋狂的民眾,水中的慘象在預示著中國的命運。果不其然,僅過不到三年,轟轟烈烈的文化大革命上演了。

1964年11月13日的封面,標題是周恩來受到蘇聯柯希金的歡迎。
1965年2月26日的期刊,封面人物是外交部長陳毅。左上角寫著:亞洲的敵人。不知是何指?
這個封面很有意思,時間是1966年9月9日。封面人物是國防部長林彪。右上角寫著:中國人的噩夢。不知是在說林彪,還是在說剛剛開始的文化大革命。
1967年1月13日的期刊,人物說明是毛主席,左上角寫著:中國陷於混亂。
1971年4月26日美國乒乓球運動員在長城的合影。這是中國展開乒乓外交,與美國接近的一個策略。封面的標題看起來好認,但是具體含義是什麼呢?我想這裡的Game不是指乒乓球的Game,而是美國將與中國形成一個新的國際關係,二者要展開一個與以前不同的Game。
1971年11月8日的封面,人物是周恩來。左上角寫著:中國人來了。我想這是在說中國在與美國進行友好的接觸,二者的關係將要從以前的敵對關係改變為友好關係。
1972年2月6日的期刊,標題是:尼克鬆的中國之旅。畫面表現著尼克鬆與毛,周的見面,參觀長城,以及觀歌舞表演。由於英文中的Odyssey(旅行)具有一個積極樂觀的含義,所以由此看出,美國方面對此次對中國訪問還是很滿意的。
1975年2月3日的封面,人物是周恩來總理,從面部表情看十分的疲憊。標題是:中國在關註毛時代以後的發展(或者中國在關註比毛更遠更多的東西)。我想這個標題已經很清楚地說明瞭,毛澤東時代就要結束了,中國將面臨一個新的發展時期,周恩來能擔此重任?
1976年1月19日的封面,“周的繼任者鄧小平“,右上角寫著:中國,是朋友還是敵人?看來美國已經看出鄧小平將對中國的未來影響巨大,那麼鄧小平的中國會是什麼樣子呢?是美國的朋友,還是敵人?
1976年9月20日的期刊,很簡單,“毛以後的中國“,毛在這之前已經逝世。
1977年3月21日封面人物江青,江青後面是毛澤東的頭像。標題寫著:獨家報道,毛的妻子講述她自己的故事---從演員到皇後
這一期的時間是1978年12月25日。封面人物是美國總統吉米卡特,標題是:與中國打交道,與以色列免談。看來這是卡特的外交方向
1979年1月1日的期刊,鄧小平被評為本年度的風雲人物。標題寫著:鄧小平,中國新時代的形象
1979年2月5日的封面,人物是鄧小平。標題寫著:鄧來了。我想是說鄧小平訪美一事。
1979年3月5日,越南的地圖,標題是:兩個共產主義國家開戰。毫無疑問,這是中越戰爭的報道
1983年9月26日,標題是:鄧小平走出了毛的陰影(或者說鄧小平排除了毛的影響)。
1984年4月30日的期刊。。“中國的新面貌,里根將會看到什麼?”。一個普通的中國人手裡拿著可口可樂,面露微笑,很直白的表現了中國正在開放,人們將要開始新的生活的景象。當然這也是對里根總統訪華的一篇報道
1985年9月23日。題目是中國正在遠離馬克思,畫面很清楚地對毛和鄧兩個不同時代的生活進行了對比。一邊的隊伍高舉著馬克思的畫像,農民在田裡插秧;另一邊是忙忙碌碌的上班族,高樓大廈,漢堡包,照相機等消費品
1986年1月6日,鄧小平再一次成為年度風雲人物。
1987年6月8日。中國走向瘋狂---文化大革命的回憶。
1989年5月29日。標題:中國陷入混亂
1989年6月5日。人民的力量----北京! 莫斯科:渴望民主。
1989年10月2日。在中國一天的生活。
1997年3月3日。標題:下一個中國:鄧的繼任者能否把中國變成一個為世界所接受或喜歡的超級力量。
2005年6月27日 封面:中國新革命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47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苦行者,JACK,山林,001,Cabbage,Vulture,Mis铭,林巧玲,y桑,刘维燎.

評論(共3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時代》"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27.190.153.* 在 2010年12月29日 17:47 發表

據說沒有中文版,鬱悶啊

回複評論
111.179.229.* 在 2012年1月7日 21:11 發表

2005年,當李宇春從別人口中得知,她成了美國《時代》周刊的封面人物時,她的第一個反應是:今天不是愚人節吧?在她看來,她只是一個堅持最初的夢想,喜歡唱歌的普通女孩,雖然以350多萬票當選當年的超級女生全國總冠軍,但她不認為自己是英雄,她只是很感激那些喜歡她,為她投票的人們。

但《時代》周刊認為,李宇春的脫穎而出,代表了21世紀中國百姓的民心所向,儘管這在中國國內引起了軒然大波,但他們有自己的視角,在他們心中李宇春就是亞洲英雄,就是中國驕傲。

2007年歲末,當李宇春正在為年底的全國巡迴演唱會精心準備時,她收到了一份意想不到的聖誕禮物,那就是她再一次登上了《時代》周刊,這一次不僅僅是因為她的超人氣,更是因為兩年來她的努力,她在完成從選手到歌手的蛻變中,所表現出來的良好素質和所取得的不俗成績,用《時代》周刊的話說就是:李宇春已經成為內地唯一可以與港台抗衡的歌手,她是中國流行文化的代表。

回複評論
Gtxtitan (討論 | 貢獻) 在 2016年7月20日 12:17 發表

沒有什麼能離開政治

回複評論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