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ser talk:31648077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也谈任志强 =

昨天看到一个新闻,我们的任志强,任大炮,任总遭受到了极高的礼遇,一个年轻人在我们任总演讲的时候用自己的两只鞋砸向了演讲台,还好我们老任,身手敏捷,轻易躲开,扔完鞋的年轻人鼓掌大喝一声:好!全场惊异,我们的老任还是比较镇定的,调侃说,我的待遇比美国总统高,言下之意就是布什不过一只鞋,他老任能有两只。相信好多人对老任还是有比较大的意见的,所以,我们的年轻人才能在气愤中飞鞋以示抗议,就不管这个事情怎样,先从表面看,这个年轻人的做法还是非常不妥的,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对于不同人的不同意见,应该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不同意就罢,同意就鼓鼓掌,采取这么偏激的做法于事无补,该买不起房的买不起,喜欢买房的人还是会接着买房,从这件事情,我们还需要注意到我们时下年轻人对不满的表达方式,随着我们现在的教育水平的不断提高,年轻人有了更强的知识基础,有了更全面的分析思维,有了更多样化的观点,随着网络环境的不断完善,太多真真假假的负面信息的不断蔓延培养了不少网络社会愤青,目前毕业大学生在面对社会贫富差距,社会生存压力等诸多问题的时候,好多人的处理方式越来越不妥当,这也是应该引起我们重视的。 扯得有点远了,说说我对老任的看法吧,认识老任,还是在一年多以前,那是在凤凰卫视的一档节目上面,那时候的老任看起来还没有那么憔悴,那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我只是被他的学识和对国家政策的全面了解所吸引,我感觉那期节目倒像是他的个人秀,在那么多嘉宾面前,他滔滔不绝的阐述着他对国家政策的了解及自己的对房产市场的一些看法,那时候的他的观点还不是那么尖锐,主要还是集中在他对国家政策的一些解读上面,从那以后,我开始留意他的观点,那时候的房地产市场还不是那么的热门,经历了经济危机的中国,房地产市场还没有现在那么疯狂,随着房产市场的不断火爆,老任的观点在不断的升级,为此也招来众多看客的阵阵骂声,我倒是对他的观点没有什么概念,那些不过就是一些事实和非事实的组合体,比现在的谎言是要真实的。作为华远集团的老大,拿着全行业最高的年薪,老任以捍卫商人利益为己任,在社会的一片叫苦声中还是坚持着自己的路线,不断寻找着拥护自己观点的论据,作为一个商人,他阐述了自己的核心思想,商人是要赚钱的,以追求利益最大化,企业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不应该承担政府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云云,作为对立方队的广大买不起房的一众小民,一听肯定不爽,一时间,板砖纷飞,群蛋乱舞,不过我们老任还是语不惊人死不休,誓将高调进行到底,作为一个对经济懂点皮毛的我来说,有些地方我还是比较同意老任的看法的,比如,企业是以盈利为目的的,不应该承担政府需要承担的那部分社会责任,这句话是对的,企业的经营不是为了赚钱为啥,但是政府在地产开发中的收入的利用情况却一直不为人所知,在收取巨额的土地出让金和税收后却未能用于解决众多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这点,我相信大家还是比较疑惑的,政府没有充分的承担社会责任,只是大家觉得拿政府没有办法,所以拿地产商来出气,这点也是可以理解的。商人的逐利特点,这点是经济活动的基础,没什么好讨论的,不管开发商怎样玩空手套白狼的游戏,怪,那只能怪我们国家的一些机制,为什么他们能玩的起来;假如房产市场真有巨额利润,那也是我们这些小民造就,试问,都挤破脑袋买房,能不高利润嘛,供需失衡,资源紧缺,肯定会在价格上得到体现,怪,只能怪20%的人太有钱了;这其实的一些根本的原因还是社会的贫富不均的问题,怪,只能怪我们的财富分配机制有问题。今天的房产市场的困局不是一日造就,也不是一人之言能左右,老任的话虽然难听,不过倒也是说了实话,虽然都不爱听,但是不得不听,怪,只能怪这个社会存在的不公平了。 作为被媒体誉为中国地产界读书最多的一个人,也可能是最清醒和最具思考力的一个人,老任的学识和对政策的研究那是无敌,不过他的观点还是比较明显的,那就是推崇自有市场经济,反对计划经济。市场经济是一种经济体系,在这种体系下产品和服务的生产及销售完全由自由市场的自由价格机制所引导,供需变化自有市场来调节,在自由市场下面,政府的作用会被弱化,主要起监督作用,由市场来优胜劣汰,现在的西方发达国家都是此类体系,一些既得利益的商人比较推崇,因为在中国目前的环境下,有钱人还是比较多,而且都喜欢投资房产市场,假如政府用计划经济的思路去控制或直接干预房产价格的话,势必导致商人的收益减少,这点老任肯定是不同意的,确实,对于有钱人,商品房的价格还是不够高的,我们现在的问题也不是商品房的价格太高,而是讨论如何解决部分中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其实,问题的关键就是我们房产市场没能形成完善的阶梯市场,什么是阶梯市场,就是我们要建立廉价房和经济适用房的低价市场,中等价格的商品房,高价商品房的三层住房供应体系,不同的人在不同等级的市场承担的角色和享受的利益要有明确的定义,政府要做的就是建立低价市场和部分中等价格的市场,低价住房可有效的解决目前的中低收入的家庭的住房问题,解决资金应该由中等价格和高价商品房的土地出让金和税收来解决,低价市场还可辅以廉租房的形式,至于在中等价格和高价商品房市场就可交由老任所在的房地产公司去建立,政府主要是建立较完善的监管机制,加大税收管理,提高高档住宅的税收和土地出让金,这样才能起到财富的再分配,达到缩小贫富差距的作用,而且可以让更多的小市民居者有其屋。 解决众多中低收入者的住房问题,不仅是政府的责任,也是一个作为有社会责任感的企业可选择承担的责任,不管老任势利也好,理性也罢,我们并不强求社会现状可以在一夜之间改变,但是我们希望看到的是政府能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来改变目前的困境,给更多买不起房的蜗居者们一点盼头:光明总会到来。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