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差交易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利差交易(Carry Trade)

  Carry trade一般指外汇上的利差交易,即借入利率较低的货币,然后买入并持有较高收益的货币,借此赚取利差

目录

利差交易(Carry Trade):全球流动性泛滥制造者

放大

  2007年2月27日,中国A股市场的暴跌心有余悸。当日上证综合指数大跌8.84%,深圳成份指数大跌9.29%,创出十年来最大的单日跌幅;当A股大跌之势已成定局时,国际汇市波澜骤起,美元日元汇率由120.38开始急速下跌,到2月28日凌晨4点,最低跌至117.49,15个小时内跌幅为2.4%,跌势之快创下了近年来的纪录。与此同时,随着欧洲、北美证券交易所的陆续开盘,全球股市跌声一片。

  从那个时候开始,人们才开始关注由来已久的利差交易,以及利差交易和全球股市的密切关系。

  廉价日元大量涌入全球市场

  从4月份开始,利差交易卷土重来,欧元澳元英镑兑日元很快回复到原先的水平。而在近期日本央行对未来升息并不确定之后,利差交易更是愈演愈烈,高息货币兑美元纷纷创出纪录高点,美元兑日元维持在四年半高点123.70日元附近,欧元兑日元则创出166日元的纪录高点,澳元兑日元则在纪录高点 104.50日元附近,英镑兑日元在高点245.20日元附近徘徊。

  利差交易(Carry Trade)就是利用不同货币的利差谋取收益的交易方式。由于日本长期实行零利率,为了追逐利差收益,国际投资者纷纷借入日元购买那些以其他币种计价的高收益资产,希望从中获利。据估计,日元利差交易的规模可能高达数千亿美元。日本的零利率政策使得廉价的日元大量涌入全球市场,买入高息债券或者涌入股市,从而推高了各国流动性水平。

  牛市背后的推手

  根据世界清算银行外汇市场年报,2005年至2006年全球流动性资金非常充沛,主要因素就是货币之间利差导致的套利行为。可以说,从原油期货金属期货再到股市,在每一个牛市神话的背后,都有着利差交易资金的身影。

  利差交易能够带来收益的前提条件是汇市波动必须平稳,因为利差交易者要承担汇率波动风险,如果汇率大幅波动,不仅汇差损失可能侵蚀掉利差交易收益,还可能使利差交易者血本无归。

  过去一年,由于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借入日元后将其抛出以买进以其他货币计价的资产,日元汇率一路下滑,利差交易资金不仅获得利差收益,而且享受了汇率贬值带来的双重收益。另外,利差交易的资金很大程度上是流入变现能力强的股市,因此我们可以发现,在流动性充足的情形下,全球股市都在上涨,不能不说利差交易起了很大的作用。

  利差交易也有软肋

  但是,当市场意识到可能威胁利差交易的风险因素时,利差交易者便会义无返顾地平仓。那么,利差交易者惧怕的风险因素有哪些?

  首先是汇率市场的波动。由于日本企业不得不在3月底会计年度结束前会将海外获利汇回以换取日元,日本企业纷纷要收回国际投资,对利差交易进行平仓,引起了日元的大幅升值。而其他投资者为了锁定获利,也随之进行平仓,引起了日元的更大波动,日元的每一次回调都成为下一波利差交易平仓的机会,引起日元一波又一波的升幅。这已经在今年3月份得到了验证。

  其次是利差交易者持有资产价格的波动。全球股市在今年均迭创新高,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流动性过剩所推动,而针对日元的利差交易,恰恰是全球资金流动性泛滥的源泉之一。在大幅上涨之后,一旦股市转入下跌、造成资金蒸发,就会对日元利差交易者构成威胁。股市动荡可能引发汇市连锁反应,同样对利差交易者构成威胁。最终全球股市动荡与日元暴涨产生互为因果的正反馈影响:股市跌,引发日元利差交易被平仓,空头回补买盘推动日元涨;日元涨,进一步促使利差交易被平仓,从而减少股市的资金供应,导致股市继续挫低。

  料将长期存在

  近期国际金融市场上一直存在着对美国经济形势和全球股市过热状况的担忧情绪,利差交易者时刻准备抛售其持有的其他各类资产,再用抛售所得来购回日元,以便偿还早先借入的日元贷款。日本央行上周维持利率在0.5%不变,且总裁福井俊彦表示对于未来升息并无预设立场,浇熄了7月升息预期,此后日元一直全面走跌,利差交易义无返顾。

  可以想象,以后利差交易会继续进行,每一次日元的走强都成为进入利差交易的机会。即使日本央行在今年8月份升息,只能会短暂挫伤利差交易,由于日元和其他货币利差仍然很大,并不能改变利差交易长期存在的趋势。

利差交易仍主导市场

  2007年6月,欧洲央行提高利率25个基点,但由于该决定没有什么新意,欧元随后不涨反跌,但新西兰央行出人意料地升息使得新西兰元跳涨。基于日元低利率的利差交易依然活跃。

  欧洲央行周三一如预期地升息25个基点至4.0%,为近六年来最高。ECB总裁特里谢会后表示,欧元区货币政策依旧“偏于宽松”。市场认为ECB尚未完成升息进程,并支持了其将进一步升息的市场预期。由于升息早在意料之中,且并未给出关于今年以后利率前景的明确暗示,促使欧元兑日元和美元下跌。ECB并调升对今年欧元区通胀率的预估,但维持对明年的预估不变。对今年通胀率的预估中值从3月时的1.8%提高至2.0%;对今年欧元区经济成长率的预估中值为 2.6%,对于明年的预估中值为2.3%。

  美国劳工部周三公布,第一季非农业生产力环比年率修正为成长1.0%,原为成长1.7%;第一季单位劳工成本环比年率修正为增加1.8%,原为增加0.6%。欧元/日元下滑约0.35%至163.47日元。欧元/美元一度跌破1.3500美元,至1.3486的盘中低点,较周二尾盘下滑0.2%,收盘时报1.3506美元左右。日元/美元亦上涨,升0.3%至121.05日元。新西兰央行周四出人意料地宣布升息25个基点至8.0%,以抑制过热的房市和强劲的国内消费所带来的通胀压力。宣布升息后新西兰元跳涨。

  周四东京市场,欧元仍呈疲态。市场仍热衷于进行利差交易,推动澳元升至17年新高;而澳洲上月就业人口大增,接近预估水准的四倍,令市场预期近期澳洲将进一步升息。在日元稳定下跌的情况下,小幅修正是有必要的,即便日央行最快料将在8月升息至0.75%,但其偏低的收益不太可能对日元有利。欧元兑美元较上日纽约尾盘几无变动,接近1.3505,脱离本周稍早触及的三周高点1.3555。美元兑日元变动不大,报121.10,脱离120.80附近的三周低点。欧元兑日元由163.50附近升至163.60,脱离盘中低点163.10,趋近周二触及的纪录高点164.62。

  技术方面,欧元/美元:欧元下修并跌向目标支撑位1.3460,后市料继续上涨,突破1.3515-55美元,并可能进一步上探1.3600-10美元,之后将上看1.3680。若下方的1.3432美元的支撑失守则可能会下试1.3392-1.3406美元的低点。

  美元/日元:仍然看多美元。目前支撑位在121.00/120.75日元,后市料涨向121.60,之后为122.20。

  人民币市场,美元兑人民币中间价在7.6502,开盘后市场卖压较重,下午时段在一波买盘的冲击下一度高见7.6560,收盘时回落,收在7.6487。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23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利差交易"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