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民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wiki.mbalib.com/)

农民(Farmer)

目录

什么是农民[1]

  农民是指直接从事农业生产的劳动者,他们以土地为主要生产资料长期和专门从事农业、林业、牧业、副业渔业等生产劳动。

农民的特征[2]

对农民特性认识的历史演变

  农民是一个较难把握的社会群体,对其特性的认识长期以来一直是一个重要的研究课题。

  早在19世纪中叶,马克思恩格斯就从阶级的角度对农民的特性进行了深刻的剖析。马克思针对当时法国的情况,形象地描述了农民缺乏组织联系的特性。他指出,“小农人数众多,他们的生活条件相同,但是彼此间并没有发生多种多样的关系。他们的生产方式不是使他们相互交往,而是使他们互相隔离。……好像一袋马铃薯是由袋中的一个个马铃薯所集成的那样。”在《德国的革命与反革命》中,恩格斯认为,农民并不是一个统一的阶级,它本身又分为不同的部分,各部分的地位和利益各不相同,因此政治态度也不同。总体来说,在马克思、恩格斯看来,农民具有私有性、分散性、保守性,目光狭隘,缺乏明确的政治主张,不是一个统一的阶级,因此不可能独立取得革命的胜利,必须要依靠无产阶级领导。与此同时,由于农民绝大多数是劳动者和被剥削者,因此他们也具有很强的革命性,愿意坚定地与工人阶级结成联盟,服从工人阶级的领导,共同取得革命的胜利。

  与恩格斯一样,列宁也主张要对农民进行区分,他认为“农民是一个特殊阶级,作为劳动者,他们是资本主义剥削的敌人,但同时他们又是私有者。农民千百年来受到的熏染就是,粮食是他的,他可以随便出卖。他认为,这是我的权利,因为这是我的劳动,我的血汗。”但必须将“劳动者农民和私有者农民”,即“种地的农民和经商的农民、劳动的农民和投机的农民”区别开来。列宁还指出:“农民由于自己在资产阶级社会中所处的经济地位,必然是或者跟工人走,或者跟资产阶级走。中间道路是没有的。”

  毛泽东继承了列宁对工农联盟的观点,他结合中国实际,对中国农民的特性进行了深刻的分析,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在毛泽东看来,农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群体,优缺点并存。在农民身上,既体现出极强的革命性、走社会主义道路的互助合作性,又具有资产阶级民主性和封建小生产性。而且,这四个特性在不同的时期有不同的表现。在毛泽东看来,“农民这个名称所包含的内容,主要地是指贫农和中农”。他将农民中的贫农看作革命的主体力量,认为贫农是“中国革命的最广大的动力……是中国革命队伍的主力军”。与此同时,毛泽东指出“全部中农都可以成为无产阶锯的可蒂同盟者,是重要的革命动力的一部分”。在高度评价农民的革命性与互助合作性的同时,毛泽东对农民的资产阶级民主性与封建小生产性也有清醒的认识,他认为农民的革命性是有条件的,农民也具有资本主义倾向性,而且,中国农民经历了比其他国家农民更长的封建历史背景,因此,他们具有浓厚的封建小生产性。

  除了马克思、恩格斯、列宁、毛泽东等革命领袖结合当时当地的情况,对农民特性进行的分析,中外各领域的学者也对农民的特性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美国农村经济学家詹姆斯·斯科特(James C.Scott)通过对东南亚农村社会的研究,分析了东南亚农民的特征。在《农民的道义经济学》一书中,他指出东南亚农民的特征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第一,具有集体主义意识。他们具有“传统集体主义价值”,认同小共同体,全体农民的利益高于个人利益,社区“习惯法”的小传统常常通过重新分配富人的财产来维护集体的生存。第二,注重交往的互惠性。他们遵循“有来有往”的互利规范。第三,注重生存保障。他们将生存安全放在第一位,善于回避各种风险,一切活动求稳,追求最低限度的生存保障而不是“利益最大化”。

  晏阳初指出,“愚、贫、弱、私”是农民的四大根本性缺陷,故应“以文艺教育以救愚,以生计教育以救贫,以卫生教育以救弱,以公民教育以救私”,使农民成为“有智识力、生产力、强健力和团结力”的新民。

  费孝通通过对中国农村社会的剖析分析了农民的特性。他认为农民的特性首先表现为“乡土性”。农民靠农业谋生,他们植根于土地,因此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农民与土地是分不开的。第二是聚村而居,流动性小。对于农民来说,世代定居是常态,他们生活的社会是一个熟人社会。第三是自我主义。费孝通认为中国乡村社会的典型特征是差序格局,在差序格局下,每个人都以自己为中心结成网络,自己总是这种关系的中心,一切价值以“已”作为中心:这就像把一块石头扔到湖水里,以这块石头(个人)为中心点,在四周形成一圈一圈的波纹,波纹的远近可以标示社会关系的亲疏。

当代中国农民的特征

  随着中国农业、农村的发展,农民也在不断地发展变化。当代中国农民的基本特征可以从各个不同的角度来认识。

  第一,从人口数量看,农民依然是中国最大的社会群体。根据国家统计局2010年2月25日发布的“2009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09年末全国总人口133 474万人,其中农村人口71 288万人,占总人口的53.4%。虽然农民占总人口的比例在逐年减少,但当前它仍然是中国人口的主体。

  第二,从文化素质看,农民的整体素质有所提高,但内部仍存在着一个庞大的文盲、半文盲群体。据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统计,我国文盲率为6.72%,其中城镇文盲率为4.04%,农村文盲率为8.25%;农村劳动力的平均受教育年限仅为6.79年。

  第三,从职业结构看,农民已经突破单纯的农业生产界限,几乎在社会各个生产服务和管理部门都有农民就业。然而,作为农业生产者的农民虽然已经逐步向商品生产者转化,却依然没有结束自给或半自给的状态。

  第四,从生活状况看,农民的生活水平有了较大提高,但相对水平有下降的趋势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农民收入不断增长,从整体上看i农民生活水平得到明显改善,温饱问题基本解决,部分农民逐步实现了小康。但是,农民收入的总体水平远低于城市居民,城乡收入差距不断扩大。国际上认为城乡差距在1.5:1比较合理,但我国的城乡差距近年来一直在3:1以上。城乡贫富差距的两极分化已经影响到社会稳定,缩小城乡收入差距势在必行。

  第五,从价值观念看,农民的价值观念正由传统向现代转变,但传统的文化价值观念仍深深地影响着农民的言行。一方面,农民的自主意识、竞争意识、开放意识、平等意识不断增强,就业观、消费观、生育观等都呈现出现代化的倾向;另一方面,农民依然具有较强的小农意识,思想观念比较保守。

  第六,从经济生产地位看,农业仍然承担着社会经济发展和转变的基础作用和支撑作用,农民的经济生产地位不容忽视。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我国已进入工业化中期阶段和城镇化快速发展时期,农业也已进入一个新的发展阶段。虽然农业在国民经济产值中所占的比重越来越低,农民收入增加来源从过去主要依靠农业转向越来越依靠非农产业,但农业的基础地位并没有削弱。随着工业化水平的提高,与原料工业、能源交通基础产业相比,农业依然处于最基础的地位。农业依然是国民经济中最为基础的母体产业,是其他产业发展的基础。如果农业基础脆弱,就无法支撑社会经济的持续发展。第七,从社会地位上看,农民的实际社会地位与其应获得的社会地位之间仍存在着较大的差距。在社会的分层结构中,农民整体处于金字塔的底。

城乡二元体制的农民概念

  中国大陆按照目前户籍法未颁布和实施的户籍制度,指城乡二元体制下的农业人口。在这种体制下,农民既是一种出生、个人身份,也是一种社会等级,属于社会底层的群体,农民不能像绝大多数城市居民,没有社会保障。农民群体的户籍城乡之间不能自由迁徙;计划经济时代,没有自由流动和自由择业的权利;直至1980年代,配偶当中一方在农村,另一方在城市工作,政策决定了其中的绝大多数只能两地分居,农民没有在城镇工厂就业和工作的权利。改革开放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以后直至1990年前后,对农民外出寻找新的生活被称为离土不离乡、盲流,这些仍旧属于对于这个群体带有的歧视性的称呼。

  1980年代开始,大陆社会开始关注人的基本权利,一切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之后经济出现快速成长,农民开始自由流动,但直至1980年代后期,很多稍富的农民,开始移居城镇,并通过各种途经实现“农转非”——即从户籍制度上由农业人口转变为非农业人口,其时出现多年的“买户口”的热潮,全国主要大中城市、镇针对有钱或想做城市居民的农民,还推出了各种名目繁多的花样和价码,作为管制农民入城的门槛。

  直至2000年前后,像北京、上海、广州以及全国各地其他重要城市,怕因为人口大量涌入影响本地经济发展,推出很多措施限制人的流动和迁徙,这期间就是城市之间的人口流动,都附带很多条件,被看作洪水猛兽——想养家糊口、只为寻找基本生存权利的农民,对绝大多数早已进入产业工人行列的人,想依靠基本工资入籍当地城市户口直至2005年仍旧不可能。大陆仍旧不同于欧洲和北美的工业革命时期,那时的欧美工业革命时期,很多圈地运动丧失土地、卖掉土地的农民,进入城市成为产业工人、“无产阶级”,大陆农民直至2005年,哪怕在城市贡献了十年或更多时间,只要在打工行列,其身份仍旧是“农民工”,一般认为属于被歧视性的称呼。

参考文献

  1. 朱启臻,赵晨鸣主编.农民为什么离开土地.人民日报出版社,2011.04.
  2. 钟涨宝主编.农村社会学.高等教育出版社,2010.10.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2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Frawewdccder,林巧玲,Mis铭,y桑,Lin,刘维燎.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农民"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