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防

用手机看条目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國防(National Defense)

目錄

什麼是國防[1]

  國防是指國家為防備和抵抗侵略,制止武裝顛覆,保衛國家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和安全,而進行的軍事與軍事有關的政治、經濟、外交、科技教育等方面的活動,是國家生存與發展的安全保障,也是國家固有的職能。國家的社會制度和政策決定國防的性質。

國防的目的[1]

  國防的目的主要是捍衛國家的主權、統一、領土完整和安全。

  1.捍衛國家的主權

  國家主權是一個國傢具體按照自己的意願,根據本國情況,選擇適合自身發展的社會制度、國家制度,組織政府,獨立自主地處理其國內事務和國際事務而不受他國干預或限制的最高權力和尊嚴。主權是一個國家存在的根本標誌。按照國際法的表述,主權是一國不受外來控制的自由。它是完整無缺、不可分割而獨立行使的,是最高的權利和尊嚴。倘若一個國家的主權被剝奪,其他的一切,包括國家的獨立、領土完整、傳統的生活方式、基本的政治制度、社會準則和國家榮譽等,都毫無意義了。因此,捍衛國家主權,是國防的首要目的和任務。

  2.保衛國家的統一、領土完整

  國家的統一是指國家由一個中央政府對領土內一切居民和事務行使完整的管轄權,不允許另立政府或分割國家的管轄權。從國際法的角度來說,保衛國家統一、反對分裂,歷來是一個國家的內部事務,絕不允許外國干涉,這是一個原則性問題,不能有絲毫的含糊。因此,保衛國家的統一歷來是國防的重要任務。當外國敵對勢力插手我國的民族事務,破壞我國的民族團結,危及國家的統一和完整時,國防力量必須予以堅決打擊,發揮其維護國家統一和穩定的職能作用。

  領土是指位於國家主權支配下的地球錶面的特定部分,包括領土疆界以內的陸地、水域、及其上空和底土,即由領陸、領海和領空所組成。領土是一個國家和民族賴以生存和繁衍的基本條件,是構成國家主權的有機組成部分。國家主權與國家領土具有密切聯繫,領土既是國家行使其主權的空間,也是國家主權行使的對象,沒有領土,主權就失去了存在空間和行使對象。領土完整的含義是:凡屬本國的領土,決不能丟失,決不允許被分裂、肢解和侵占。任何國家不得破壞別國的領土完整。任何集團或個人不得搞旨在分裂本國(或別國)領土完整的活動。國家的領土被侵占,主權必然要遭到侵犯。國防捍衛國家主權的獨立,必然要保衛國家領土的完整。

  3.維護國家的安全和穩定

  國家要正常地生存和發展,必須有一個和平安全的外部環境和穩定的內部環境。如果一個國家沒有和平、穩定的環境,不僅難以建設和發展,而且連生存也會受到威脅。因此,維護國家的安全和穩定,也是國防的主要目的之一。一旦國家遭到外來侵略和顛覆,安全受到威脅,國防就必須履行自己的職能,抵禦和挫敗外來的侵略和顛覆,確保國家的和平和穩定;當國內敵對分子勾結外國敵對勢力進行武裝暴亂,危及國家安全和穩定時,國防力量就要採取一切措施,堅決制止和平息這種內外勾結的暴亂,保衛國家的安全和穩定。

國防的手段[1]

  國防的手段是指為達到國防目的而採取的方法和措施。根據《中國人民解放軍軍語》關於國防概念的釋義,我國國防的手段包括軍事活動以及與軍事有關的政治、經濟、外交、科技、教育等方面的活動。這就表明,與軍事有關的諸方面的活動,只要有利於捍衛國家的主權、保衛國家的統一、領土完整和安全的國防目的,都是國防的重要手段。現代國防的根本職能是捍衛國家利益,防備和抵禦外來的各種形式和不同程度的侵犯,防備和平息內部外部勢力互相勾結所發動的武裝暴亂。在對國家利益的各種形式的侵犯中,其威脅和危害最大的是武裝侵犯,包括軍事威脅、軍事干預、占領部分領土、武裝掠奪經濟資源、發動侵略戰爭等。上述活動和內部外部勢力互相勾結髮動的武裝暴亂,不僅使國家主權和人民生命財產遭受損失,而且危及國家民族的生存與發展。對付武裝入侵和武裝暴亂最根本的和最有效的莫過於採取軍事手段,因此,在實現國防目的的諸手段中,軍事手段始終是國防的最主要手段。但是,在現代國防中,由於新軍事革命對國防領域帶來的巨大衝擊,捍衛國防的目的,已不僅僅局限於軍事的建設和鬥爭。而必須包括與軍事有關的政治、經濟、科技、文化、教育、外交等方面的建設和鬥爭。軍事方面的建設和鬥爭,更多的是配合國家的政治、經濟、外交和文化等方面的鬥爭,力求通過平時國防建設能量的有節制地釋放,來實現“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最佳戰略效果。當今世界各國都十分註重綜合運用與軍事有關的政治、經濟、科技、文化、教育、外交等諸手段來達到國防的目的。因此,只有全面提高綜合國力,才能真正建立強大的國防。

現代國防的基本類型[1]

  國家的社會制度和政策決定國防的性質。按照不同的國防概念和標準,當今世界各國從各自的利益和需要出發,將國防劃分為以下四種類型。

  (1)擴張型。擴張型是指某些國家為了維護本國利益,奉行霸權主義侵略擴張政策,打著防衛的幌子,對別國進行侵略、顛覆和滲透,其特點是把本國的“安全”,建立在別國屈服的基礎上,把“國防”作為侵犯別國主權和領土,干涉他國內政的代言詞。

  (2)自衛型。自衛型是指在國防建設上以防止外敵入侵為目的,主要依靠本國的力量,廣泛爭取國際上的同情和支持,以達到維護本國的安全、周邊地區和世界的和平與穩定。

  (3)聯盟型。聯盟型是指以結盟形式,聯合一部分國家來彌補自身力量的不足。聯盟型國防中又有自衛和擴張兩種。從聯盟國之間的關係來看,還可分為一元體系和多元體系聯盟,前者有一個大國處於盟主地位,其餘國家則處於從屬地位。後者基本處於伙伴關係,共同協商防衛大計。

  (4)中立型。中立型主要是指奉行和平中立政策的中小發達國家,為了保障本國的繁榮和安全,嚴守和平中立的國防政策,實施總體防禦戰略和寓兵於民的防禦體系。

  我國在對外關係方面一貫奉行“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公開向世界承諾:永遠不稱霸,不做超級大國,不首先使用核武器或以核武器相威脅,不對無核國家和地區使用核武器,不侵略別國。在戰略上,我國採取防禦態勢。我國國防建設的宗旨是反對侵略戰爭,維護世界和平,保衛國家的安全與發展。在國防力量的運用上,我國堅持自衛立場,實行積極防禦的戰略方針。因此,我國屬於自衛型國防。

現代國防的基本特征[1]

  現代國防又叫做社會國防、大國防、全民國防,它是對傳統國防的繼承和發展,是一種全新的國防觀念和國防實踐活動,是一個巨大的系統工程。它的外延和內涵都較傳統國防有很大的擴展。它不僅涉及軍事領域,而且,隨著國家利益空間的拓展,國防已涉及與國家安全利益相關的政治、經濟、科技、文化、教育等社會的各個領域。概括起來,現代國防具有如下幾個基本特征。

一、對抗的整體性

  隨著戰爭觀念的發展和國家安全利益的泛化,以往那種單純依靠軍事力量來贏得戰爭勝利和謀取國家安全的思想,已經不能適應現代國防建設的需求。新軍事革命的興起,擴大了人們的視野,改變了人們的認識。依靠綜合國力來謀求國家的安全,捍衛國家的利益已被世界各國所重視,現代國防對抗的整體性特征十分突出。這就表明,戰略主動權的獲取,並不完全取決於軍事力量,最終將取決於由各種制勝因素構成的國家總體戰爭能力。國家總體戰爭能力之間的差距是戰爭勝負的根本因素。局部戰爭的實踐表明,有的國家是被對手打垮的,有的國家是被對手拖垮的,有的國家是被對手嚇垮的,不論是那種垮法,有一點是毫無疑問的,那就是這個國家的總體抗衡能力不如對手,綜合國力有明顯的差距。

  因此,不論是與國家有關的自然力量還是社會力量,物質力量還是精神力量,軍事力量還是非軍事力量,都必須在追求國防系統整體功能優化的前提下發揮各自的作用。當今世界各國,圍繞如何運用國家的所有力量來謀取國家的安全與發展,提高對抗整體性的效能是當代國防建設的基本目標。

二、目標的層次性

  國家安全目標是國防建設的路標,也是現代國防戰略的三大支柱之一。國家安全目標的確立,必須以兩個基本條件為前提,一是國家安全所面臨的威脅,二是與目標相適應的實力保證。由於國家面臨威脅的層次性和國防實力的制約,國家安全目標必然會呈現出層次性特征。

  基於各國對國家安全利益考慮的出發點不同,對所面臨威脅的區分標準不同,因而對國家安全目標層次的認識也不完全一致。概括地講,國家安全目標基本的層次可分為自衛目標、區域目標和全球目標。自衛目標主要著眼於維護國家主權、領土完整、海洋權益、政治制度、經濟制度意識形態和傳統文化不受侵害;區域目標不僅著眼於自衛,而且更著重爭取和維護周邊地區的和平與穩定,擴大防衛的縱深和彈性,利用更多的有利因素,尋求更大的迴旋餘地;全球目標則著眼於全球的戰略利益,不僅各個地區的安全與穩定與其國家利益息息相關,而且把維護國家在世界政治、經濟、軍事和文化所處的位置及影響力,看作是國家最根本利益的一部分。如果國家在這些領域的位置和影響力受到“挑戰”,則不惜使用武力來加以維護,把自己的意志強加在別國頭上。因此,以全球為安全目標的國家,往往帶有霸權主義的色彩。

  然而,在一個大的層次範圍內,目標又可以區分成更小的層次,以增加國家處理安全問題的靈活性。

  由此可以看出,具有明確層次的安全目標體系,不僅為國防建設明確了重點,而且為運用國防力量處理不同類型、不同程度、不同地區和不同方向的威脅規定了基本依據和原則。

三、手段的靈活性

  目標和手段的一致性是現代國防建設的基本原則。現代國防目標體系的層次性特征,國防建設有效性和經濟性的原則,客觀上要求其實現的手段必須是有多種選擇的,長期達到靈活運用的目的。現代國防構成因素的多樣化,為實現國家安全目標提供了多種手段,諸如政治、經濟、金融、外交、技術、文化、輿論等,其選擇餘地之大,前所未有。依靠綜合國力,運用武力戰、政治戰、經濟戰、金融戰、外交戰、科技戰、信息戰、網路戰、心理戰等一系列方式來捍衛國家安全利益,不僅是可行的,而且也是極為理智和高明的。特別是在和平時期,現代國防的對抗形式已不僅僅局限於雙方在戰場上的武力較量,在其他領域的較量也在同時展開。以武力為後盾,有節制地控制武力手段使用的範圍、力度和節奏,最大限度地發揮各種非武力手段的作用,力爭“不戰而屈人之兵”,或“少戰而屈人之兵”,以最小的代價來換取最大的安全效果,已成為各國處理危機的必然選擇,也是各國爭取保持戰略主動權和行動自由權的基本實施原則。也正因為如此,加大各個不同領域的建設,使各種手段都能發揮其應有的作用,是手段運用靈活性的可靠保證。

四、職能的雙重性

  任何國家的生存與發展都需要國防上的安全,保衛國家安全利益是國防的基本職能。對於一個國家而言,最基本的利益是安全利益。國家安全利益中最重要的就是生存,即國家的生存,要保證國家的獨立、領土完整、傳統的生活方式、基本制度、社會準則和榮譽等不受損害。倘若一個國家作為主權實體被消滅了,其他一切也就毫無意義。因此,主權是一個國家安危、存亡的象徵。各種從屬的利益,不論是積極的還是消極的,地區性的還是世界性的,都要服從於國家求生存這個最根本的利益。

  正因為國家生存是最基本的需要,當今世界各國為了自身的利益與安全,不得不在緊缺的財政中,支出一筆相當數額的軍費。一方面不得不花,一方面又花不起,巨額的國防開支成為國民經濟的沉重負擔。所以,投入到安全領域的這一部分人力、物力和財力,從國防的根本職能角度看,既不能作為生產資料加入擴大再生產的過程,也不能作為生活資料進入人們的消費領域,這就在“大炮”與“黃油”之間產生了一對矛盾,一旦出現偏差,要麼使國家安全受到挑戰,要麼遲滯國民經濟的正常發展。

  因此,在和平時期,國防在確保正常發揮根本職能的前提下,利用國防系統中固有的社會經濟功能,充分發揮物質要素、科技要素、人力資源本身所具有的軍民兩用屬性,在國防建設中,積極尋找軍民結合點,努力做到軍民兼容,協調發展,變消費型國防為增值型國防,已經成為當代各國追求的目標。

  實踐證明,國防建設走寓軍於民,以軍促民,軍民結合的發展模式,使現代國防具有其職能的雙重屬性,不僅為國家提供安全保證,而且為社會釋放更多的經濟能量,從根本上改變了國防消費的傳統形象。軍事上的投入,“以不再是把錢往水裡扔”,而會成為產生二次效益的“聚寶盆”。

國防的構成要素[2]

  國防的構成要素有四要素論,也有七要素觀,還有十二要素說:

  四要素論指軍事要素、政治要素、經濟要素、外交要素;

  七要素觀是指除前述四要素外, 還有科技要素、文化要素、教育要素;

  十二要素說包括: 國防體制、國防戰略、國防政策、國防力量、國防工業、國防工程、國防經濟、國防交通、國防教育、國防法規、國防動員、國防科技等要素。

  國防體制是國家為進行國防建設和鬥爭而確定的組織體系及相應制度, 主要包括國防領導體制、武裝力量構成體制、國防動員體制、國防經濟體制、國防科技體制與武器裝備發展體制等。國防戰略是指國家籌劃和指導國防建設與鬥爭全局的方略, 是國家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通常是由國家依據國際國內形勢和客觀條件,從國防需要出發而制定的方略。國防政策是國家在一定時期所制定的關於國防建設和鬥爭的基本行動準則, 也是國家政策的重要組成部分, 通常由國家依據其軍事、政治、經濟、科技、文化、地理以及國際國內環境條件所制定。國防力量是國家在國防領域內所擁有的各種力量的統稱, 通常包括國防實力、國防潛力、武裝力量是國防力量的主體與核心。國防工業, 亦稱軍事工業, 是研製和生產武器裝備、軍用器材、軍用生活用品及國防需要的特殊原材料的工業部門, 為國防建設服務, 並直接為部隊提供武器裝備的部門, 包括兵器工業、航空工業、艦船工業、電子工業、核工業、航天工業、軍需工業等, 主要生產武器和國防交通補給工具偵察手段、軍事通信聯絡設備和指揮系統等。國防工業是國防經濟的核心, 也是國防力量的重要組成部分, 它的發展有賴於整個國防經濟。國防工程是為保衛國家安全和領土完整, 在本國邊境地區、瀕海地帶和內地戰略要點所構築的戰略永備工程設施, 包括永備陣地工程、大型指揮工程、通信樞紐工程、軍港和軍用機場工程、導彈陣地工程, 它是戰場建設的重要組成部分, 保衛國家安全, 防禦外部入侵的重要措施。國防經濟, 亦稱軍事經濟, 是保障國家安全, 滿足軍事需求的經濟部門和經濟活動及與此相適應的經濟關係的統稱, 是國民經濟活動及與此相適應的經濟關係的統稱, 是國民經濟的特殊部分。

  國防交通主要是指用於國防目的的交通和郵電的線路、設施及其管理機構的統稱, 包括國防公路、鐵路、空路, 構成國防交通網, 為戰時軍事運輸提供保障。國防教育是國家為鞏固和加強國防而對公民進行的普及性教育, 主要包括國防思想、軍事知識等方面的教育, 目的是使公民增強國防觀念, 掌握國防知識和必要的軍事技能, 發揚愛國主義精神, 自覺履行國防義務。國防法規亦稱軍事立法, 是國家立法機關及其授權的國家機關通過法定程式, 制定、修改或廢止國防法律規範的活動。國防法規主要包括《中華人民共和國國防法》、《兵役法》、《軍事設施保護法》、《現役軍官服役條例》等。國防動員亦稱戰爭動員, 是指國家為準備戰爭和實施戰爭而在相應範圍內由平時狀態轉為戰爭狀態所採取的統一調動人力、物力、財力等資源的緊急措施。

我國國防建設的主要發展階段[1]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我國國防建設大體經歷了以下五個階段:

  第一階段是從1949年底到1953年。這一階段國家正處在外御帝國主義侵略,內治戰爭創傷和恢復經濟時期。中國人民解放軍在共產黨領導下,在廣大民兵和人民群眾的積極配合、支援下,解放了西藏,完成了統一祖國大陸的偉大事業;剿滅了大批土匪,平息了匪患,保衛了革命勝利果實,鞏固了人民民主專政;進行了抗美援朝的鬥爭,迫使美帝國主義不得不在停戰協議上簽字。為適應新的形勢和現代戰爭的要求,國家成立了統一的軍事領導機構,加強了對全國武裝力量的領導。隨著建立新的軍兵種的條件逐漸成熟,我軍開始著手組建新的軍種和兵種,逐步開始從單一陸軍向諸軍兵種全面建設過渡。同時,還提高了全國人民的政治覺悟,增強了國防觀念。從而把我國的國防建設推進到了一個新的階段。

  第二階段是從1953年到1965年。這一階段是我國國防現代化建設突飛猛進的時期。1953 年12月召開的全國軍事系統黨的高級幹部會議,是軍隊建設和國防建設的一個裡程碑。這次會議確定了我國國防建設的主要任務,防禦帝國主義侵略,保衛社會主義建設,保衛亞洲與世界和平。為加速軍隊現代化的步伐,中共中央和中央軍委制定了減少軍隊數量,提高軍隊質量,精兵、合成的戰略決策。中國人民解放軍於1950 年至1958 年,連續進行四次大規模的精簡整編,取得了顯著成效:一是壓縮了軍隊規模。到1958 年,軍隊總數由1950 年的540 多萬人降至240 萬人左右,武器裝備和軍隊成員的現代化水平也明顯提高。二是確立了諸軍兵種合成體制。建立了空軍、海軍和陸軍各特種兵領導機構,完成了由單一兵種向諸軍兵種合成軍隊的歷史性轉變。三是調整了軍委和總部領導機構, 1954 年9 月,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重新成立,直接領導人民解放軍和其他武裝力量。並幾經調整,恢復和確立總參謀部、總政治部、總後勤部三總部的領導體制,加強了對全軍的集中統一領導。四是重新劃分了軍區。1950 年大軍區有6 個,1955 年增加至12 個, 1956 年增加至13 個。軍區體制由一、二、三級軍區和軍分區四級體制,改為軍區、省軍區、軍分區三級體制,精簡了機關,提高了指揮效能;五是健全了院校和科研機構。繼初、中、高三級院校體制建立之後,軍事科學院和國防科學技術委員會相繼成立,軍事理論和國防科學技術的研究工作進一步加強;六是統一了部隊編製。通過精簡整編,軍隊的編製體制更加科學合理,戰鬥力大大增強,初步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國防體系。//這一階段,為增強國防建設的物質技術基礎,黨中央把發展我國自己的國防工業,包括原子武器和導彈武器的研製,提到了重要的議事目標上。1955 年11 月14 日,毛澤東同志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擴大會議,決定著手發展我國的原子能事業,研製核武器,從而揭開了我國尖端武器發展的序幕。1964 年10 月16 日,我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中國政府隨即發表聲明:中國發展核武器,並不是由於相信核武器的萬能要使用核武器。恰恰相反,中國發展核武器是被迫而為的,是為了防禦,打破核大國的核壟斷、核訛詐,是為了防止核戰爭、消滅核武器。此後,中國政府又曾多次鄭重宣佈: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中國都不會首先使用核武器,並就如何防止核戰爭問題一再提出了建議。中國的這些主張已逐漸得到越來越多的國家和人民的贊同和支持。

  第三階段從1965年5月到1976年10月。我國處在十年“文化大革命”時期,也是國防現代化建設的低潮時期。這一時期,儘管有林彪、“四人幫”的干擾破壞,國防建設遭受嚴重挫折。但這期間,毛澤東、周恩來等主要領導人仍然警覺地註意維護我國的安全,毛澤東針對林彪和“四人幫”破壞軍隊的陰謀嚴肅指出“還我長城”!保持了軍隊的穩定,頂住了霸權主義的壓力。同時對發展國防尖端技術始終沒有放鬆,因而保證了我國氫彈試驗和人造衛星發射回收的成功。

  第四階段是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到1988年。在具有偉大歷史意義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上,鄧小平根據國際形勢的不斷緩和,特別是世界和平力量的增長,提出了“和平與發展”是當今世界兩大主題的觀點,從而確定全黨工作的著重點和國防建設指導思想實行戰略性轉變。1985 年5 月23 日召開的中央軍委擴大會議,作出了軍隊建設和國防建設實行戰略性轉變的重大決策。其基本精神:一是國防建設和軍隊工作從立足於“早打、大打、打核戰爭”的臨戰狀態轉變到和平時期正常建設的軌道。二是在服從國家經濟建設大局的前提下,有計劃、有步驟、有重點地加強以現代化為中心的國防建設。三是強調軍隊建設轉變到全面增強綜合國力上來。四是從主要準備對付全面戰爭轉變到重點準備打贏現代條件下的局部戰爭上來。並根據這一決策,採取了一系列重大措施:裁軍100 萬;進行編製體制改革;走“軍民兼容”的國防發展道路;不斷完善和加強戰爭動員體制與後備力量建設;更加重視軍事理論和國防科技研究。在鄧小平新時期軍隊建設思想指導下,中國人民解放軍進入到一個新的發展階段。

  第五階段是從1989年到現在。1989 年11 月,江澤民同志出任中共中央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軍事委員會主席,我國國防建設進入了一個歷史性飛躍發展的時期。在這個時期,世界格局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前蘇聯解體、東歐劇變、兩大陣營的冷戰宣告結束。世界由兩極變為一超多強。特別是1991 年爆發的海灣戰爭,一場以信息技術為基礎的新軍事革命浪潮蓬勃興起,世界各主要國家為搶占21 世紀的軍事制高點,紛紛調整自己的軍事戰略和建軍思想,力求趕上時代發展的步伐。以江澤民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第三代領導集體,在繼續堅持毛澤東軍事思想和鄧小平新時期軍隊建設思想的基礎上,根據國際形勢的新變化,著眼於把我國國防建設全面推向21世紀,與時俱進,及時進行國防建設指導思想戰略性轉變。概括起來,有以下幾個方面:

  (1)確立了新時期軍事鬥爭準備的立足點放在打贏現代技術特別是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上。

  (2)提出了“政治合格、軍事過硬、作風優良、紀律嚴明、保障有力”的五句話軍隊建設的總要求。

  (3)確立了“科技強軍”的軍隊建設道路,提出了軍隊建設要實現“兩個根本性轉變”的思想。即:在軍事鬥爭準備上,由打贏一般條件下的局部戰爭向打贏現代技術特別是高技術條件下的局部戰爭轉變;在軍隊建設上,由數量規模型向質量效能型、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轉變。其核心是走有中國特色的精兵之路,加強質量建軍和科技強軍。

  (4)提出了“精兵、利器、合成、高效”的軍隊建設方針。一是精兵,我們在1985 年裁減軍隊員額100 萬的基礎上,1997 年,江澤民同志在黨的十五次代表大會上又向全世界宣告:我國將再裁減軍隊員額50 萬,人民解放軍總規模保持250 萬。二是利器,就是要抓住當前難得的機遇,加速國防科技和武器裝備的發展,尤其是重點發展打高技術戰爭必須的武器。1998 年春天,江澤民主席親自決策:組建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解放軍由三總部變成了四總部。三是合成,就是在各軍種內部兵種合成的基礎上,再根據聯合作戰的需要,加強各軍種間的“聯合”,以形成更加強大的攻防一體的綜合作戰能力。四是高效,就是在搞好軍事訓練的同時,更加註重以高新技術推動國防建設的發展,將高新技術變成戰鬥力的“倍增器”。

參考文獻

  1. 1.0 1.1 1.2 1.3 1.4 1.5 翟毓興主編.第一章中國國防.大學軍事理論教程[M].復旦大學出版社,2008
  2. 張進喜,陶勁松主編.第一章 緒論 中外國防教育比較[M].武漢理工大學出版社,2004
本條目對我有幫助14
MBA智库APP

扫一扫,下载MBA智库APP

分享到:
  如果您認為本條目還有待完善,需要補充新內容或修改錯誤內容,請編輯條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Frawewdccder,y桑,Lin,寒曦,Tracy,Mis铭,刘维燎.

評論(共0條)

提示:評論內容為網友針對條目"國防"展開的討論,與本站觀點立場無關。

發表評論請文明上網,理性發言並遵守有關規定。

打开APP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