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场资本主义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赌场资本主义(casino capitalism)

目录

赌场资本主义概述

  赌场资本主义是英国著名政治经济学专家苏珊·斯特兰奇(Susan Strange)在《赌场资本主义》著作中对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一种比喻,它形容当代资本主义具有高度的投机性和风险性。斯特兰奇和其他一些西方左翼学者认为,当代资本主义社会恰如一个巨大的赌场,它具备了赌场的所有要素:赌徒、赌具、赌资、筹码和赌场的规则,它也像赌场一样充满了投机和风险,少数赌徒可能一夜暴富,但更多的则是满盘皆输。

  在西方左翼学者看来,当代资本主义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具有更大的投机性。这种投机性集中体现在当代资本主义的金融体系中。这一金融体系有极其复杂的结构,其成分除了传统资本主义所固有的银行、证券交易所信托公司、期货公司和保险公司等外,还包括各种各样的新式基金会和投资公司,特别是金融机构的数量增加、交易规模和交易活动的范围比以前更大,交易成本成倍增多,交易的手段更先进。从而,其赌场的性质也更加明显。斯特兰奇这样来形容当代资本主义金融体系的赌场性质:“每天,这个赌场中进行的游戏卷入资金之大简直无法想像。夜间,游戏在世界的另一边继续进行。在俯临世界所有大城市的高耸的办公大厦里,房间里满是一支接一支不停抽烟的年轻人,他们都在玩这些游戏。他们双眼盯着电脑屏幕,屏幕上的价格不断闪烁变化。他们通过洲际电话或电子设备来玩这种游戏。他们就像赌场里的赌徒,紧盯着轮盘上咔哒旋转的象牙球,决定把筹码放在红盘或黑盘、奇数或偶数盘里。”在当代资本主义的金融赌场中,既有大赌徒,也有小赌徒,而且赌博的方式也多种多样。“除了轮盘赌、力点或纸牌以外,还可以在外汇市场及类似场所,以债券、政府有价证券股票进行交易……。一些玩家,尤其是银行,投入的赌注很大。也有很多非常小的经营者;有兜售建议提供内幕消息的人;还有向容易上当受骗的人散播体系流言的小贩。在这个金融赌场里,总管理员是大银行家和经纪人。”

  操纵资本主义金融市场这个大赌场的主要力量,是银行家资本家专业经纪人。他们是这一赌场中的大赢家,他们已经形成为一个新的“债券持有阶级”。瑞·坎特伯雷提出:“债券持有阶级在适应其生存而形成的环境中逐步发展并继续繁荣。其中的极少数成员事实上不仅拥有被公众持有的所有债券,而且拥有大部分股票和其他的可在市场上流通的资产的价值。债券持有阶级是超级富裕家庭中的精英,华尔街的一些投资银行家和证券经纪人构成了其中的一小部分,他们大部分都有自己的交易账户。这一新的美国的有闲阶级组成了年收入从开始大约19万美元随后上升到几千万美元的家庭。这一群体总人口仅约 110万,或大约 50万成年人,但他们的平均财富却至少有790万美元。”

  尤其严重的是,资本主义的这一巨大赌场也把众多的普通居民卷入其中。但是,“从来没有人问过这些普通人是否愿意用自己的工作、储蓄以及收入来加入资本主义的赌场中进行赌博”。尽管极少数普通居民在这一赌场中偶而也有小赢,但从总体上说,普通大众照例都是牺牲者。极少数人在这一赌场中的暴富,正是以伤害大多数普通人为代价的。少数人越赌越富,多数人越赌越穷,正是当代资本主义这一赌场的内在逻辑。坎特伯雷用统计数据证明了这一点:“华尔街为自我谋利益的理论告诉我们,在过去人们通过广泛参与繁荣的金融市场社会财富已经变得大众化了。事实上,在1983年和1995年期间,美国最富裕的1/5的家庭的盈利大约是11%,平均净金融财产的价值达到73万美元。接下来的1/5的家庭损失了4.3%,再下来的1/5的家庭损失了7.8%,而最后4%的家庭的损失令人震惊,达 68. 3%,他们最后的金融净值为负值,价值为一10.06万元。如果我们回到财富榜的顶部,我们会发现这段期间最富的1%的家庭盈利将近20%,足够把他们的金融财产的平均值提高到740万美元。如果他们在接下来的三年里继续从债券和股票市场新增同样比例的财富,那么在1998年他们的平均金融财产将达到 1000万美元。”

  赌场资本主义理论除了强调当代资本主义社会的投机性外,也同样强调其不确定性。在后一点上,它与德国学者乌尔里希·贝克和英国学者安东尼·吉登斯等人提出的风险社会理论(risk society theoty)有异曲同工之处。贝克和吉登斯认为,全球化或后现代状态对当代资本主义体系的主要影响之一,就是使它具有极度的不确定性和高度的风险性,当代的西方发达资本主义社会已经成为一个“风险社会”或进入了“风险时代”(the age of risk)。“他们的观点是,现代的政治和经济制度实际上促成了各种风险的大量产生,这些风险包括自然生态方面的风险和其他已被察觉和认知的风险,与此同时,现代的政治经济制度和其他方面的一些制度和规范仍然在发挥着作用,并继续导致各种风险的形成。他们还认为,由于社会进步所带来的副作用和负面效应,现代社会还将不断产生新的更大的风险。”

  贝克于1992年发表了关于风险社会理论的经典之作--《风险社会:走向一种新的现代性》,首次提出了风险社会的概念。他在该书指出,西方发达国家正在从“工业社会”转向“风险社会”。风险社会是一个充满着不确定因素、个人主义日益明显、社会形态发生本质变化的社会。此后,贝克又发表了一系列论著,进一步阐述其风险社会理论。按照他自己的解释,风险或风险社会的概念具有以下8个要素:

  l)风险与毁灭不一样,它们不是指已经发生的损害。但风险确实有毁灭的危险。所以,它既不是毁灭,也不是安全,而是一种“真实的虚拟”。

  2)它是有威胁的未来,成为影响当前行为的~个变量。

  3)它是事实与价值在“数字化的道德”中的结合。

  4)它是一种人为的不稳定,既是控制,又是失控。

  5)它是知与不知的结合,即,一方面,在经验知识的基础上对风险进行评估;另一方面,则是在风险不确定的情况下作出决策和行动。

  6)风险的全球性,使全球和本土同时重组。

  7)风险只有被社会感知时,才对现实构成真正的威胁。

  8)在风险社会中,自然和文化之间的界限开始消失卢吉登斯特别强调全球化对于风险社会的影响。

  他认为,“风险与冒险或者危险是不同的”,在“传统文化中,没有风险的概念,因为它们不需要这个概念”。风险有外在风险和内在风险两种类型。外在风险是来自外部的、因为传统或者自然的不变性和固定性所带来的风险。内在风险是被制造出来的,指的是由我们不断发展的知识对这个世界所产生的风险,是指在我们没有多少历史经验的情况下所产生的风险。他认为,大多数的风险属于内在风险,包括环境和生态的恶化。不过在吉登斯看来,风险也并非全是消极的,它也有积极的一面,它是社会变化的动力之一。它是现代性的产物,是现代资本主义的固有特性之一。“实际上,如果没有它,资本主义是无法想像的,也是难以运转的。”然而,全球化及随之而来的风险社会,“带来了其他形式的风险和不确定性”,使得我们所处的这个世界“没有越来越受到我们的控制,而似乎是不受我们的控制,成了一个失控的世界”。

  斯科特·拉什在这方面甚至比贝克和吉登斯走得更远。他认为,当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不仅进入了风险社会,而且开始形成一种“风险文化”。他说,技术资本主义所导致的“这些始料不及的风险和危险将不再是由工业社会的物质化生产过程中所产生的风险和危险,而是从信息领域、从生物技术、从通讯和软件领域产生出的新的风险和危险,例如金融风险和各种危及人类生存的风险和危险等”。他分析说,“由于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和技术资本主义各种门类的防范和化解风险的专业系统程序的日益复杂化,各个领域都存在危及全人类生存的混乱无序的不确定性,都存在危及全人类的巨大风险。人类为了防范和化解风险而不停地忙于改进和更新各种专业系统程序,忙于解决各种问题。可是旧的问题解决了,新的问题又出现了,各种问题花样翻新,层出不穷。这就是风险文化时代,人们的主要任务就是防止和排除诸如生物技术。空间技术等飞速发展后所导致的包括生态风险、核风险在内的各种可以危及人类毁灭人类的巨大风险。”

  不少西方左翼学者指出,造成赌场资本主义的投机性和高风险的根本原因,是资本主义的政治经济制度。政府要对这种投机性和风险性负主要的责任,“金融市场不稳定和投机的根本原因,是不负责任的政府,而不是脆弱的金融机构。贪婪的交易商或者热闹的创新。过大的财政赤字、国家作为借款人的拖欠,以及糟糕的货币管理等都是灾难性的。”所以,对于那些激进的左翼学者来说,要真正克服这种投机性和风险性,就必须进行体制改革。

本条目相关链接

  • 《赌场资本主义》是英国著名政治经济学专家苏珊·斯特兰奇(Susan Strange) 的成名作。书中指出:现代资本主义体系已成为一个巨大的赌场,每天卷入其中的资本之大,运转速度之快,是前所未有的,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毫无选择地被卷入其中。美元国际贸易、投资和金融领域中的主导地位决定了美国是这个赌场中的导演和决策人。《赌场资本主义》的发表在世界各国的政治家、经济学家、学者和大众读者中引起了极大的兴趣和热烈地讨论,尤其是对那些共同关心着金融市场,诸如银行倒闭、金融欺骗、政治腐败、洗钞等问题的人们来说更是如此。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3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赌场资本主义"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MBA智库
打开
把经管知识装进口袋?
好啊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