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罗斯狙击英镑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wiki.mbalib.com/)

目录

1992年索罗斯成功狙击英镑

  英镑在200年来一直是世界的主要货币,原来采取金本位制,与黄金挂钩时,英镑在世界金融市场占据了极为重要的地位。只是第一次世界大战以及1929年的股市大崩溃,才迫使英国政府放弃了金本位制而采取浮动制,英镑在世界市场的地位不断下降。

  而作为保障市场稳定的重要机构——英格兰银行,是英国金融体制的强大支柱,具有极为丰富的市场经验和强大的实力。从未有人胆敢对抗这一国家的金融体制,甚至想都未敢想过。索罗斯却决定做一件前人所未做过的事,摇撼一下大不列颠这颗号称坚挺的大树,试一试它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力量。

  随着1989年11月柏林墙的轰然倒下,许多人认为一个新的。统一的德国将会迅速崛起和繁荣。但索罗斯经过冷静地分析,却认为新德国由于重建原东德,必将经历一段经济拮据时期。德国将会更加关注自己的经济问题,而无暇帮助其他欧洲国家渡过经济难关,这将对其他欧洲国家的经济及货币带来深远的影响。

  在1990年,英国决定加入西欧国家创立的新货币体系——欧洲汇率体系(简称ERM)。索罗斯认为英国犯了一个决定性的错误。因为欧洲汇率体系将使西欧各国的货币不再针住黄金或美元,而是相互钉住;每一种货币只允许在一定的汇率范围内浮动,一旦超出了规定的汇率浮动范围,各成员国的中央银行就有责任通过买卖本国货币进行市场干预,使该国货币汇率稳定到规定的范围之内;在规定的汇率浮动范围内,成员国的货币可以相对于其他成员国的货币进行浮动,而以德国马克为核心。早在英国加入欧洲汇率体系之前,英镑与德国马克的汇率已稳定在1英镑兑换2.95马克的汇率水平。但英国当时经济衰退,以维持如此高的汇率作为条件加入欧洲汇率体系,对英国来说,其代价是极其昂贵的。一方面,将导致英国对德国的依赖,不能为解决自己的经济问题而大胆行事,如何时提高或降低利率、为保护本国经济利益而促使本国货币贬值;另一方面,英国中央银行是否有足够的能力维持其高汇率也值得怀疑。

  特别是在1992年2月7日,欧盟12个成员国签订了(马斯特里赫特条约》。这一条约使一些欧洲货币如英镑、意大利里拉等显然被高估了,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将面临巨大的降息或贬值压力,它们能和经济实力雄厚的德国在有关经济政策方面保持协调一致吗?一旦这些国家市场发生动荡,它们无力抵御时,作为核心国的德国会牺牲自己的国家利益来帮助这些国家吗?

  索罗斯早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订之时已预见到欧洲汇率体系将会由于各国的经济实力以及各自的国家利益而很难保持协调一致。一旦构成欧洲汇率体系的一些“链条”出现松动,像他这样的投机者便会乘虚而入,对这些松动的“链条”发起进攻,而其他的潮流追随者也会闻风而动,使汇率更加摇摆不定,最终,对追风机制的依靠比市场接纳它们的容量大得多,直到整个体制被摧毁。

  果然,在《马斯特里赫特条约》签订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一些欧洲国家便很难协调各自的经济政策。当英国经济长期不景气,正陷于重重困难的情况下,英国不可能维持高利率的政策,要想刺激本国经济发展,惟一可行的方法就是降低利率。但假如德国的利率不下调,英国单方面下调利率,将会削弱英镑,迫使英国退出欧洲汇率体系。

  此时此刻,索罗斯及其他一些投机者在过去的几个月里却在不断扩大头寸的规模,为狙击英镑作准备。

  随着时间的推移,英国政府维持高利率的经济政策受到越来越大的压力,它请求德国联邦银行降低利率,但德国联邦银行却担心降息会导致国内的通货膨胀并有可能引发经济崩溃,拒绝了英国降息的请求。

  英国经济日益衰退,英国政府需要贬值英镑,刺激出口,但英国政府却受到欧洲汇率体系的限制,必须勉力维持英镑对马克的汇价。英国政府的高利率政策受到许多金融专家的质疑,国内的商界领袖也强烈要求降低利率。在1992年复季,英国的首相梅杰和财政大臣虽然在各种公开场合一再重申坚持现有政策不变,英国有能力将英镑留在欧洲汇率体系内,但索罗斯却深信英国不能保住它在欧洲汇率体系中的地位,英国政府只是虚张声势罢了。

  英镑对马克的比价在不断地下跌,从2.95跌至2.85,又从2.85跌至2.7964。英国政府为了防止投机者使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低于欧洲汇率体系中所规定的下限2.7780,已下令英格兰银行购入33亿英镑来干预市场。但政府的干预并未产生好的预期,这使得索罗斯更加坚信自己以前的判断,他决定在危机凸现时出击。

  1992年9月,投机者开始进攻欧洲汇率体系中那些疲软的货币,其中包括英镑、意大利里拉等。索罗斯及一些长期进行套汇经营的共同基金跨国公司在市场上抛售疲软的欧洲货币,使得这些国家的中央银行不得不拆巨资来支持各自的货币价值。

  英国政府计划从国际银行组织借入资金用来阻止英镑继续贬值,但这犹如杯水车薪。仅索罗斯一人在这场与英国政府的较量中就动用了100亿美元。索罗斯在这场豪赌中抛售了70亿美元的英镑,购入60亿美元坚挺的货币——马克,同时,索罗斯考虑到一个国家货币的贬值(升值)通常会导致该国股市的上涨(下跌),又购入价值5亿美元的英国股票,并卖出德国股票。如果只是索罗斯一个人与英国较量,英国政府也许还有一丝希望,但世界许多投机者的参与使这较量的双方力量悬殊,注定了英国政府的失败。

  索罗斯是这场“赌局”最大的赌徒。下完赌注,索罗斯开始等待。1992年9月中旬,危机终于爆发。市场上到处流传着意大利里拉即将贬值的谣言,里拉的抛盘大量涌出。9月13日,意大利里拉贬值7%,虽然仍在欧洲汇率体系限定的浮动范围内,但情况看起来却很悲观。这使索罗斯有充足的理由相信欧洲汇率体系的一些成员国最终将不会允许欧洲汇率体系来决定本国货币的价值,这些国家将退出欧洲汇率体系。

  1992年9月15日,索罗斯决定大量放空英镑。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一路下跌至2.80,虽有消息说英格兰银行购入30亿英镑,但仍未能挡住英镑的跌势。到傍晚收市时,英镑对马克的比价差不多已跌至欧洲汇率体系规定的下限。英镑已处于退出欧洲汇率体系的边缘。

  英国财政大臣采取了各种措施来应付这场危机。首先,他再一次请求德国降低利率,但德国再一次拒绝了;无奈,他请求首相将本国利率上调2%一12%,希望通过高利率来吸引货币的回流。一天之中,英格兰银行两次提高利率,利率已高达15%,但仍收效甚微,英镑的汇率还是未能站在2.778的最低限上。在这场捍卫英镑的行动中,英国政府动用了价值269亿美元的外汇储备,但最终还是遭受惨败,被迫退出欧洲汇率体系。英国人把1992年9月15日——退出欧洲汇率体系的日子称做黑色星期三。

  索罗斯却是这场袭击英镑行动中最大的赢家,曾被<经济学家>杂志称为打垮了英格兰银行的人。索罗斯从英镑空头交易中获利已接近10亿美元,在英国、法国和德国的利率期货上的多头和意大利里拉上的空头交易使他的总利润高达20亿美元,其中索罗斯个人收入为1/3。在这一年,索罗斯的基金增长了67.5%。

索罗斯如何狙击英镑一战成名

第一节 打垮了英格兰银行

  1992年9月16日,

  星期三,下午4:00。

  黑色星期三的下午越来越阴暗。英国正陷入英镑危机中,被迫退出货币汇率机制

  赢家,如索罗斯,正在发笑;输者,如梅杰和莱蒙沮丧地承认了失败。

  英格兰银行参加由欧洲其他国家中央银行发出邀请的会议官员透露:英镑将中止与货币 汇率机制的联系。

  英镑对马克的比价下降了2.7% ,后在纽约交易市场以1英镑兑换2.703马克比价进行交易,大大低于汇率机制的最低限额。

  星期三,下午5:00。

  梅杰召集内阁成员开会,最后大家同意英国退出货币汇率机制,意大利也将退出,英国 和意大利货币将自由浮动,两国的中央银行将不必在市场上购人各自的货币以维持其地位。

  电视台工作人员和记者们聚集在英国财政部外,等待着决定的宣布。

  星期三,下午7:00。

  决定最终宣布了。莱蒙出现在摄像机前,他承认了失败,他的脸色沮丧,消瘦。《英国经济家杂志》称之“失望”至极。

  他把手放在背后,象一名囚犯。他强作笑脸,只是笑容稍纵即逝。他用右手推了推额前 的头发,接着他开始讲话了:

  “今天”,他说,“是一个极为困难和混乱的日子,大量的金融事件接连不断地发生,使汇率机制失去了作用……同时,政府认为只有中止作为汇率机制成员的资格,英国的最高 利益才能得以维护”。

  星期三,下午7:30。

  英国实行英镑自由浮动,星期三英镑以2.71马克比价收盘,仅仅下跌了3个百分点。 (9月末,英镑下跌到2.5马克)

  1992年9月17日,星期四。

  英国利率回落到10%。

  意大利紧随英国,退出了货币汇率机制。

  英镑又缓慢攀升至2.70马克,接着稳定在2.65马克上,低于它先前汇率机制最低限 5%,低于星期三的16%。

  并不仅仅是英国的货币贬值,西班牙货币也贬值28%,意大利货币贬值22%。

  随着英国从汇率机制退出,在纽约交易市场,英镑比价低于2.70马克,比最低限额的 2.7180马克低出许多芬尼。

第二节 大赢家

  索罗斯像一名天才。

  其他的人在英镑贬值中也获得了巨大收益,但这些收益并不是创纪录的。布鲁斯·卡瓦 纳和保罗·约翰斯是两个大赢家,卡瓦纳获得了3亿美元收益,保罗·约翰斯获得了2.5 亿收益。由于巨大的外汇交易而执美国银行牛耳的公司,特别是J.P。摩根银行和化学银 行也获得了赢利。第三季度银行系统总赢利为8亿美元。超过了它们平常在货币交易中的季 度利润。

  索罗斯的赌博出了名,《福布斯》杂志对此作了报道。伦敦的《每日电讯》在10月双 目头版以巨大的黑体大标题作了报道,标题是:“由于英镑暴跌,我获利10亿美金”。

  伴随着《每日电讯》报道的是索罗斯的照片,面带微笑,手拿酒杯,导语是:“国际投 资商从上个月的货币危机中获利近10亿美元”。安纳托利·凯里斯,伦敦《泰晤士报》经济学编辑,正同他女儿在星期六早晨回家,他们在一个商店前买巧克力而停了一会儿。凯 里斯看到了报纸的标题,他感到震惊不已,他买了一份报纸读了起来。一小时后回到家中,电话响了,是索罗斯的电话。

  “发生了什么事?”凯里斯问到,听到电话里有骚乱声。

  “我在伦敦”,索罗斯回答。他的声音十分激动,“我不知道你看了《每日电讯》没有。”

  “看了”。凯里斯感到疑惑。

  “我的住处围满了记者。我想出去打网球,我不知该怎么办,我怎么办?你能提个建议 吗?”

  在提建议之前,凯里斯必须知道一件事,他问:“那个报道是真的吗?”

  索罗斯马上答道:“是真的,很明显。”

  凯里斯建议他不要与记者谈话,“如果你想报道你做的事及没做过的事,为什么不写篇 文章,或者我去和你谈谈。

  “好!我考虑一下。”

  半小时后,索罗斯电话告知凯里斯,《泰晤上报》的人去拜访他是一个好主意。凯里斯 去了,索罗斯对他详细谈了他是如何采取对英镑的突然行动的。在凯里斯看来,10月26日 《泰晤士报》刊登的对索罗斯的访谈是其以后作为家喻户晓的风云人物出现的转折点,“从 那次访谈开始,他成为这个国家的一位名人,而在那之前没有人听说过他。”

  凯里斯的文章最后写道:“乔治·索罗斯是一个很有见识的人,一名慈善家,曾在东欧花了很多时间从事政治和教育性的慈善事业。他也是世界最大的货币交易商。在最终引发黑 色星期三的两周时间里,索罗斯使英国政府受到了历史上最残酷的打击”。凯里斯写道。索 罗斯知道他从英镑暴跌中获利10亿美元。‘在介绍黑色星期三之前的行动时,索罗斯告诉 凯里斯:“我们做了许多英镑的卖空业务,所以赚了许多钱。在汇率机制崩溃之前,我们成了市场上最重要的交易商。在黑色星期三之前,我们在市场上的业务量达到l00亿美元。我 们计划出售其中的大部分。事实上,当莱蒙在货币贬值之前说他将借贷150亿美元来捍卫英 镑时,我们十分高兴,因为这正是我们计划抛售的。

  “但事情的发展超过我们的设想,我们还没来得及占领足够大的市场份额,英镑就退出 了货币机制,10亿美元也是我们早先估计到的收益。虽然是美元而不是英镑”。

  索罗斯洞察市场行情,发现英镑市场的收益已接近9.5亿美元。由于他在其他货币市场的经营,他的收益仍在增加。在9.5亿美元的收益中,索罗斯个人收入为三分之一。在英国、法国和德国利率市场上的长期份额,以及经营短期意大利里拉业务将使他的利润达 20亿美元。

  凯里斯问及索罗斯,为什么把他的资金投在英国如此顽固执行而最终功亏一贵的政策上。

  索罗斯说,他相信德国联邦银行希望里拉和英镑贬值,而不是法郎。“我感觉把赌注下 在德国联邦银行上比较安全。联邦银行清楚表明它希望里拉和英镑贬值,它准备保护法郎。最后,联邦银行得分为3:0,投机商们为2:1,我由于坚决站在德国联邦银行一边而比其他商人做得好。”

  当问及如果梅杰在星期三之前提高利率,有可能更好时,索罗斯口答:“这绝对胡说八 道,如果利率提升,这将鼓励我们加快抛售,困为市场的运作由于利率提升而加快。事实上,我们直到周未也不希望货币贬值,但当星期三利率被提升上去时,我们认识到不能再等 了,我们不能不快速抛售以占领我们的市场位额。”

  在交谈中,索罗斯象一名金融分析家那样认为投机是有害的,特别是在货币市场。“但 是制止这种投机行为的措施,如控制交易,通常更有害。固定汇率制也是有缺陷的,因为它们最终会分崩离析。实际上,任何汇率机制都是有缺陷的,它们存在时间越长,缺陷越大。 避免投机行为并不是不要汇率机制,而是在欧洲只用一种货币,象在美国一样。这将使我这样的投机商无法经营,但我愿为此作出牺牲。”

  对索罗斯来说,作出这样的讲话是十分轻松的,因为他从英镑和其他货币的暴跌中获利用亿美元。

  在与我的交谈中”,凯里斯回忆起他在10月份的一个周六下午与索罗斯谈话的情景,给他留下印象的是索罗斯的看起来镇定自若,“对于钱,他看起来绝对是冷静和理性 的。我没有感觉到他的明显的情绪波动……在他看来,保持纪录确实只是一种手段……他对 他的功成名就而感到自豪,这就是他为什么决定与我谈论这件事的原因。……他对他在认识 到什么将发生、挑战权威和获胜方面的才智感到高兴”。他也十分乐于利用公共宣传,因为这种宣传能使他在东欧所做的慈善事业也为大众知晓。

  使索罗斯高兴的是,他对英镑挑战的做法正与他的商业理论相适应。索罗斯情奉感觉代 表一切以及错误的感觉在市场上能引起相应的交易行为,他认识到在货币汇率机制危机前夕,存在着一种主要的误解,即错误的希望德国联邦银行在任何情况下都将支持英镑。当德 国联邦银行充分表明它将不采纳英格兰银行削减其利率的建议时,索罗斯下了赌注。

  他的理论也使他相信,投机商们在市场上总是试图进行持续相同的交易。他说过:“在 一个汇率相对自由浮动的机制里,投机交易量逐渐增加,投机便带有长期待续的特点了,这将导致汇率幅度增大,最终引发机制的破裂。”

  这是索罗斯一生的转折点。

第三节 咤叱风云

  如果媒体对他的兴趣只是到此为止,如果除了华尔街和纽约以外,别的人都不知道索罗 斯,事情就不会是目前这个样子。

  现在,每个人都想知道那个对英镑发起冲击的人是谁。从他对英镑冲击的消息一宣布, 索罗斯就以“打倒英格兰银行的人”而闻名于世、实际上他并没有摧毁英格兰银行,但他确 实在消耗英格兰银行积蓄下来的财富。

  对于大多数英国人来说,索罗斯成为了英雄。“这儿并不存在人们所认为的排外主 义”,凯里斯说,“相反,英国公众以传统的英国方式说,‘保佑他,如果他从我们愚蠢的 政府手中获得10亿美元,他就是一个亿万富翁了’。”

  乔治·迈纽斯,伦敦的S.G沃堡证券研究所的首席经济学家,他就说:“媒体试图在 宣传,商人的观点是把钱投到能轻易获利的地方……而英格兰银行和英国政府因其不知情以 及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而受到批评……在媒体一方,索罗斯被当作一个并不太精明的投机商但却能从政府获利的例子,这显然是一把双刃剑。”

  索罗斯看起来喜欢以新奇的方式赢得公众。·现在他可以把自己比为一把火炬,以吸引 公众。“我很高兴拥有这种身份,因为它可以使我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作为一名市场运作 者,我有理由回避这种身份,因为它是有害的;但我不再是市场运作者了。我的声音在政治问题上也被听到了,正是这一点,我发现它很有用。”第四书双刃剑

  一种屈辱和无能的情绪笼罩着梅杰和莱蒙。菜蒙认为英镑浮动不可能导致货币贬值。梅 杰的保守党对首相十分同情,指责德国夸夸其谈从而使英镑贬值。

  莱蒙没有道歉,相反他为他的英镑浮动的决定进行辩护,“我昨天所做的只是一种在金 融旋风前的常识性的事情而已。”

  在利用了西欧的金融混乱获益之后,索罗斯又着手分析这场混乱所带来的损失。

  “一连串事情导致的结果是体系破裂、动荡和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我们不知道影响的规 模,但它将是十分严重的,我的意思是欧洲将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德国的商业也受到了巨大打击,法国情况也不好……动荡总是不好的,它可能对少数人如像我这样的有好处,但它 对经济确实是不好。”

  实际上,1992年9月英镑危机对西欧那些正遭受货币疲软打击的国家来说,大有神益,因为它们乐于进行新的竞争,而且利率又接连下滑,因此以后几年,它们的出口一直大 获其利。

  对于梅杰和莱蒙,只有梅杰在政治上侥幸过关,虽然他的公众支持率急剧下降。到 1994年春,其政府显然陷入了危机中。

第四节 双刃剑

  一种屈辱和无能的情绪笼罩着梅杰和莱蒙。菜蒙认为英镑浮动不可能导致货币贬值。梅 杰的保守党对首相十分同情,指责德国夸夸其谈从而使英镑贬值。

  莱蒙没有道歉,相反他为他的英镑浮动的决定进行辩护,“我昨天所做的只是一种在金 融旋风前的常识性的事情而已。”

  在利用了西欧的金融混乱获益之后,索罗斯又着手分析这场混乱所带来的损失。

  “一连串事情导致的结果是体系破裂、动荡和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我们不知道影响的规 模,但它将是十分严重的,我的意思是欧洲将陷入严重的经济衰退,德国的商业也受到了巨大打击,法国情况也不好……动荡总是不好的,它可能对少数人如像我这样的有好处,但它 对经济确实是不好。”

  实际上,1992年9月英镑危机对西欧那些正遭受货币疲软打击的国家来说,大有神益,因为它们乐于进行新的竞争,而且利率又接连下滑,因此以后几年,它们的出口一直大 获其利。

  对于梅杰和莱蒙,只有梅杰在政治上侥幸过关,虽然他的公众支持率急剧下降。到 1994年春,其ZF显然陷入了危机中。

第五节 索罗斯本色

  一些英国媒体对英国的损失和索罗斯的大获全胜感到十分不自在。他们在寻找替罪羊, 索罗斯就是极为方便的一个。

  一名英国电视记者宣称:“政府对汇率机制的义务应该保证英格兰银行的安全,但它没 认识到这一点。损失是巨大的,因为银行用尽了它的外汇储备以维护英镑的比价。政府不会说我们损失了多少,但损失可能高达几十亿英镑,这个秋天保护英镑花的钱远离于我们用在 海湾战争上的钱。”

  一名法国前外交官罗兰·托马斯说,盎格鲁一萨克逊投机商——指英国和美国的货币交易商如索罗斯——破灭了欧洲的希望,“你必须看到是谁从这个罪恶行为中获利。” 但英国媒体试图使索罗斯为其收益感到内疚的努力并没成功,英国称10月16日为黑色 星期三,而索罗斯称之为光明的一天。他并不理睬对他的批评,“我相信必然有负面的影 响,……但这不会为我所考虑。如果出于道德良心而退缩,我就不是一名成功的投机商了。”

  “我也不会为从英镑贬值中获利而感到后悔。正如所发生的,英镑贬值被证明是有好处 的。但我的观点是:我投机英镑并不是帮助英国,我也不是在损害英国,我只是在赚钱。”

  英国媒体的批评并没减弱,索罗斯的收益难道不是英国的损失?索罗斯难道没使英国纳 税者,亦即每一个英国男人、女人、儿童多交纳12.5英镑?

  他承认这是英国的损失。“在这种情况下,确是如此,因为我知道对方是谁。在交易 中,有些人获利,有些人损失。但在通常情况下,你不知道对方是谁,你不知道他是损失还是赢利。但在目前情况下。很明显对方是英格兰银行。我绝没有负罪感。我想你能相信,如 果我不交易,别的人也会。”

  另外,索罗斯认为他正在采取一项有意义的行动,拿出更多的钱帮助东方,而西方没人 乐于这样做。

  他又提醒人们他可能也会赔钱,“虽然这一点不象我们赚钱。但这无疑是一种赐博,一 种单向式的赌博,因为损失将是很小,而利润很大。”

  公正他说,并不是索罗斯一个人投机于英镑。一个在英国证券交易所的交易商说道: “索罗斯投入钱的量是巨大的。但是考虑到外汇市场每天的交易额高达1万亿美元,索罗斯 的l00亿美元相对而言还是小的。“联合投机于一种货币,它可能有效果单独行动则很难 说。所以并不仅仅是索罗斯打倒了英格兰银行,而是市场投机所导致的。索罗斯只是市场最大一部分而已”。

  由于挑战英镑成功,1992年对索罗斯和量子投资公司而言便成了一个好年份。

第六节 华尔街的财神

  由于他的成功,索罗斯成了1992年华尔街收入最高的人。1992年,他的收人为6.5 亿美元,是1991年的5倍多。米歇尔·米尔肯1987年的5.5亿美元的收入将不再是最高 记录了。

  按照《金融世界》有关华尔街最高收入者的名单,索罗斯从其公司确认的收益中获得了 4亿美元的收入,管理费收人为2.5亿美元。第四名则是斯但莱·德鲁肯米勒他1992年的 收人为1.1亿美元。

  到年终,量子投资公司成了最强大的公司,财富总额为37亿美元,增长了68.6%。凡在公司建立时的1969年向公司投资1万美元到1992年又把利息再投入的人,到1992年 末,就会获得12,982, 827, 62美元。

  另外,6个经营最好的公司有4个是索罗斯集团的:量子发展投资公司名列第三,财富 增长57%;夸萨国际投资公司名列第四,增长56%;有限投资公司列第六,增长37%。索 罗斯在四个公司中管理着60亿美元。

  他是如何取得如此辉煌业绩的呢?

  除了他从欧洲货币汇率机制危机中所获赢利外,上半年他还从国际证券市场,特别是日 本证券市场获得大笔利润,另外,他在美国证券市场也赢了利。

  在量子投资公司的第20个年度报告中,索罗斯说:“1992年的不凡业绩应归因于与欧洲货币汇率机制的破裂有关的事件。我们的在英镑脱离汇率机制之前而存在于英镑市场的短 期市场份额的收入受到了公众的广泛关注。虽然如此,我应该指出的是,在英镑市场的份额收益只占今年总收入的狈畅,没有这一部位的收入,今年收入仍将超出我们历史平均收入水 平……

  “量子公司股票待有者应注意到,我的名声及索罗斯公司的名声在最近几个月已大力显 赫了一番。几乎每天都有有关索罗斯公司在各种市场投资的传言。市场依靠这些传言而运作。通常,这些传言都是没有事实根据的,股民们应警惕这些传言。无论什么时间我们进行 投资都要公布于众,我们正在考虑必要的方式和准备正式的通告。”

第七节 金钱与政治

  1992年对索罗斯来说是光辉的一年。不仅仅是巨额令人眩晕的财富归他控制,现在他 已被看成了一个能够创造奇迹的人。大年除夕,在布拉格的一个知·识分子聚餐会上,谈话 回到了索罗斯所赚的钱上。索罗斯同他最喜欢的人坐在一起,他说,如果他的高大形象能在 东欧对他的事业有益,他将十分高兴。现在他成了名人,正忙于散发他的自传,在英国的笔记本上签名。

  他突然成了公众注目的对象,人们纷纷要他的自传,媒体想挖掘他的经历和生活,描写 使他成为名人的事情,这对于他们来说极为重要,但对索罗斯来说,这还不够。甚至赠钱给别人也很难使他得到充分满足。

  他需要的更多,他想让人们尊重他的思想,他现在比过去更需要。

  他的目标,在公众场合从未提及,私下里也只是偶尔谈到,那就是在华盛顿能行使权 力,但不是通过赢得选举,也不是被任命为一名内阁重要成员,而是对总统和首都其他重要官员发挥重要作用。

  索罗斯是一名民主党员。1992年11月,比尔·克林顿赢得了美国总统选举。索罗斯知 道赢得新总统的注意不容易。许多拥有巨大财富的人都相信他们有权力使他们的声音在华盛 顿听到。是什么使索罗斯认为他比另外的拥有巨大财富的人更有权力呢?他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而使他的声音在华盛顿听到呢?“我必须改变人们对我的看法,”他告诉合伙人,“因 为我不想仅仅是一名富翁,我有东西要说,我想让政府听到我的声音。”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80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本条目由以下用户参与贡献

金融山水,Angle Roh,Cabbage,Yixi,HEHE林,连晓雾.

评论(共29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索罗斯狙击英镑"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221.10.63.* 在 2011年1月17日 16:01 发表

厉害

回复评论
120.196.73.* 在 2011年4月13日 13:03 发表

佩服~

回复评论
220.191.34.* 在 2011年7月25日 00:41 发表

金融界的黑客!!!!!

回复评论
222.212.191.* 在 2011年7月26日 01:18 发表

受益匪浅。说的有对冲基金做空人民币,我这才来学习下索罗斯。

回复评论
59.40.234.* 在 2011年7月30日 09:17 发表

不是一般的厉害,好像做空人民币赔了不少钱吧!

回复评论
182.149.110.* 在 2011年7月30日 10:25 发表

59.40.234.* 在 2011年7月30日 09:17 发表

不是一般的厉害,好像做空人民币赔了不少钱吧!

人民币是强制干预的好不好,哪个敢来嘛,政府一杆子全打死

回复评论
123.150.182.* 在 2011年8月5日 16:27 发表

人民币汇率管制,无法套利

回复评论
123.11.26.* 在 2011年8月12日 19:27 发表

人民币 投的太多了

回复评论
113.142.17.* 在 2011年9月13日 22:10 发表

西方资本主义,与中国社会主义根本不能挂钩,别生搬硬套

回复评论
116.55.5.* 在 2011年9月16日 13:18 发表

社会主义好,样样管得捞。市场经济和在???

回复评论
58.50.148.* 在 2011年9月23日 19:12 发表

大谔

回复评论
221.10.125.* 在 2012年4月15日 14:53 发表

221.10.63.* 在 2011年1月17日 16:01 发表

厉害

酷 神 学俩招

回复评论
114.32.91.* 在 2012年5月16日 21:23 发表

誰敢動人民幣,政府就用那可怕的外匯存底給他死

回复评论
119.138.68.* 在 2012年11月27日 23:57 发表

114.32.91.* 在 2012年5月16日 21:23 发表

誰敢動人民幣,政府就用那可怕的外匯存底給他死

中国那3万亿美金的外汇储备不是盖的

回复评论
218.75.93.* 在 2013年2月27日 16:52 发表

偶像之一,不仅是金融投资还是哲学思维上,绝对的大师级。

回复评论
122.225.36.* 在 2013年3月16日 21:53 发表

master

回复评论
183.16.113.* 在 2013年5月3日 11:48 发表

过度投机是需要遏制的,政府适当性干预不是坏事。我们鼓励投机但不能容忍过度投机。

回复评论
183.16.113.* 在 2013年5月3日 12:38 发表

国际资本市场上目前尚缺乏统一标准,应争取在2013年出台,并在以后的实践中加以完善。

回复评论
183.16.113.* 在 2013年5月3日 12:49 发表

国内资本市场政府干预是对的,但绝不是包办,政府应该充分相信监管机构的智慧,增强监管部门管理信心,而不是捆绑他们的脚手。

回复评论
183.16.113.* 在 2013年5月3日 12:55 发表

权力垄断是制约中国经济发展的绊脚石,中央政府应该赋予地方政府和主管部门高度的自治权,充分发挥小政府大服务的机制,国内的发展会更快。

回复评论
183.16.113.* 在 2013年5月3日 13:00 发表

摆正中央和地方的关系,事实上地方干部绝大多数是市场在磨炼出来的,他们在管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是很有智慧的,中央政府只需在宏观上调控就可以了,包办不得。

回复评论
183.16.113.* 在 2013年5月3日 13:13 发表

地方官员人才济济,建议中央多给他们一些平台,一方面自己压力减轻了,另一方面地方官员也不会找不到事情做。上一届,温老板做得很吃力,就是没有学会分散权力,给地方分担责任。

回复评论
183.16.113.* 在 2013年5月3日 13:26 发表

一个好的家长就是要学会分权,因材用人。家长用人应过两关:第一关是知人识人;第二关是用人,一关都不能少。用人就需要接纳人的缺点,宽容他们的错误,用人不疑,疑人不用,这句话考验的是家长的胸怀和格局。

回复评论
183.16.113.* 在 2013年5月3日 13:43 发表

中国人很聪明,但是把聪明用到内耗上就不是好事,争权夺利是官员队伍中的普遍现象,要教育官员大事讲原油,小事讲风格,大事讲党性,小事讲谦让。道德是前提,法律是底线,严格吏制,才能取信于民,官民同罪公平正义才能体现。现在的问题是吏制不严,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仍然是最热点的问题,习老板的想法好,但能不能做下去就看行动了。

回复评论
218.3.42.* 在 2013年5月17日 10:42 发表

如果谁能使人民币沉沦,那么他将控制世界。

回复评论
221.7.77.* 在 2013年10月11日 20:46 发表

好厉害

回复评论
111.222.143.* 在 2013年11月22日 23:38 发表

人民币还没有国际化,外资控制不了,2020年就难说了。

回复评论
162.211.227.* 在 2014年1月15日 12:52 发表

长期来看,这起风波让英国央行更明白了,货币政策独立性是何等重要。英国人对货币独立的坚持,让他们在欧元区危机中没有遭到“欧猪”式的巨大打击,也没有像德国那样被拖下水承担ZZ风险。事后来看,索罗斯做了一件好事。

回复评论
Wyl363216986 (Talk | 贡献) 在 2014年5月28日 08:44 发表

116.55.5.* 在 2011年9月16日 13:18 发表

社会主义好,样样管得捞。市场经济和在???

再不管下一个日本失去的十年就在中国了!

回复评论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