概念车

出自 MBA智库百科(https://wiki.mbalib.com/)

概念车(Conception Car)

目录

什么是概念车

  概念车由英文Conception Car意译而来。概念车不是将投产的车型,它仅仅是向人们展示设计人员新颖、独特、超前的构思而已。概念车还处在创意、试验阶段,很可能永远不投产。因为不是大批量生产的商品车,每一辆概念车都可以更多地摆脱生产制造水平方面的束缚,尽情地甚至夸张地层示自己的独特魅力。

  别克YJob是汽车工业界公认的世界第一辆概念车,它是于1938年由美国通用汽车艺术和色彩部首任主任,美国汽车造型之父——哈利杰·厄尔(Harley Earl )发明出来的。

  概念车是时代的最新汽车科技成果,代表着未来汽车的发展方向,因此它展示的作用和意义很大,能够给人以启发并促进相互借鉴学习。因为概念车有超前的构思,体现了独特的创意,并应用了最新科技成果,所以它的鉴赏价值极高。

  世界各大汽车公司都不惜巨资研制概念车,并在国际汽车展上亮相,一方面了解消费者对概念车的反映,从而继续改进;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向公众显示本公司的技术进步,从而提高自身形象。概念车是汽车中内容最丰富、最深刻、最前卫、最能代表世界汽车科技发展和设计水平的汽车。概念汽车的展示,是世界各大汽车公司借以展示其科技实力和设计观念的最重要的方式。因而概念车也是艺术性最强、最具吸引力的汽车。

概念车种类

  一种是能跑的真正汽车,另一种是设计概念模型。

  第一种比较接近于批量生产,其先进技术已步入试验并逐步走向实用化,一般在5年左右可成为公司投产的新产品

  第二种汽车虽是更为超前的设计,但因环境、科研水平、成本等原因,只是未来发展的研究设想。

概念的轨迹

  承载梦幻的车轮

  它捕捉的是设计师的灵感,创意,把设计思想具体化,同时它展现的是概念,挣脱了设计者的思想束缚,是一种实实在在存在的概念。

  国际知名的五大车展,是世界汽车发展史的一个剪影,透过车展,可以让人更清晰地了解汽车——这个把人类带上轮子时代的一项伟大发明。但真正在车展上大放异彩的不是各个品牌即将推出的量产新车,而是概念车。概念车为我们的生活、工作带来了无限乐趣。他们犹抱琵琶半遮面地出现在全年各大主要车展上:底特律,芝加哥,日内瓦,纽约,洛山矶,还有每隔一年举行的东京车展。他以其新颖、独特和超前的外观与技术承载着太多人们想飞的梦想,更使车展成为让我们距离梦想最近的地方。

  1938年,哈利·厄尔发明了概念车,创立了使用油泥的款式设计室和通用汽车公司新车展,在车展上有百老汇的歌舞展,有当地经销商出售的通用汽车公司最新的产品,而最重要的是有重铬设计的第一辆配有电动操作车窗和车顶的Y-Job款式梦幻车出现在通用汽车展上,自此以后,四轮车的历史被永远改变。

  概念车由英文ConceptionCar意译而来,概念车诞生在现在和未来、梦想和现实的交点上,全面阐释汽车文化和人类奔驰的梦想,它捕捉的是设计师的灵感,创意,把设计思想具体化,同时它展现的是概念,挣脱了设计者的思想束缚,是一种实实在在存在的概念。回过头来看概念车的历史,我们试图寻找出那些更能带来情感冲击,引导未来的车型。

  囫囵也是巨大财富

  每一个时期都有对未来的不同想像,但这些想像总是不很明确的。20世纪50-60年代,概念车只是木制框架上的纤维玻璃车体,它们是为了展出而制作的,甚至连动力装置都没有,但这些“车”起到了收集公众反馈意见的作用。

  自50至60年代起,概念车只是设计师的功课,人们的评价往往亦会只著眼于外形设计。通常情况下,概念车的设计思想来自公司内部高级设计室,设计室由资深工程设计小组及其联合工作的年轻设计师组成。年轻的设计师的创造力和想像力堪称天马行空、张扬至极,于是大尾翼、耆的造型酝酿而出。

  虽然评论对这个时期的概念车设计褒贬不一,一部分人认为那是汽车设计最肤浅的时期,迷恋于装饰性外表和多余的细节设计。而另一批人却认为那是最辉煌的年代,想像力最开放,设计师们能够极为自由地设计持0世纪最有影响的符号标志。

  对于那个时期的设计师来说无疑是最令人激动的,有人参加过战争,在概念的设计中融合了飞机、航空领域的元素。美国的三大公司,通用汽车、福特克莱斯勒是梦幻汽车的“三大巨人”,昂首在前,推出了通用汽车的Firebird Ⅱ、克莱斯勒的Norseman以及福特的Mexico等代表性的车型,为热情的公众们献上了一场又一场梦幻般的展览会

  正因为概念车不作发售,设计师便可随心所欲地尽情发挥,毫不受现实环境的限制,所以成为这些设计师发挥所长的机会,而这些制成品多是大胆而夸张的设计。如是者,由概念车往往成为了量产车的初稿,或甚由它引申成新车种,开创汽车发展的潮流。它成为展示一个公司设计及工程团队专门技术以及提升品牌特色的最佳方式。

  而当Andrea Doria在1956年沉入马萨诸塞州楠塔基特岛海域时,克莱斯勒在意大利海岸线上失去了一笔巨大的财富:Norseman,一辆惟一的原型车。作为一款概念车,试生产的Norseman的用途在于帮助厂商了解消费者的兴趣所在,点燃赞助商们的热情,当然还有最重要的是预测未来。一些概念车的时速不超过30公里每小时,更有甚者完全不能前进。不过仍然有一些得以投入生产,虽然他们已经和设计师所设想的千差万别。

   惊人的异域风情

  “人们的品位也在变。”被誉为20世纪最有影响力的汽车设计师乔盖特托·乔治亚罗说过,“我们看东西的方法在变,生活在变。这是创造力的发展。”1989年,激进的自由职业产品设计师路易基·科洛尼(LuigiColoni)为了震惊世界汽车制造商,和它们的设计师进行了一次全球小镇巡回演出旅行——Automorrow,在旅行中他带了一打以上的概念车。这些 ——从针形摩托车到一系列蝙蝠形轿车,到令人惊奇的运输卡车型概念车——都是他设计的“Utah”系列的一部分。80年代末期,从独立工作室传出的激进设计推动着汽车外形设计的迅速发展。就像Coloni一样,佛朗哥·斯巴诺的瑞士设计室和英国的国际汽车设计室都在探索看似极端的外形,同时意大利设计公司则在令人惊异的汽车表面细节上继续下功夫。

  极端的一种典型是那些看上去具有异国风情的、在路上行驶的赛车。这些车看起来就像要从你家门前的车道上出发,驶往位于Le Mans赛车出发点一样。这样的概念车包括奔驰C112、意大利设计公司的NazcaM12、福特GT90等等。极端的另一种典型是强动力的极度奢华的概念车,包括巨大的、配备惊人的厢式小客车,如迈巴赫和摩根Aero 8的GT车。

  其他欧洲汽车制造商(也包括手表制造商的沃琪)和日本汽车制造商也在寻求不同的方法来展示他们对小型车的创新观点。

  虽然丰田尼桑马自达早在20世纪70年代就开始展出概念车,但是日本真正加入到梦幻车游戏是在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五十铃公司在欧洲和美国加利福尼亚都设有汽车款式设计室,同时和通用汽车公司及莲花汽车公司保持着联系,在这期间它推出了一系列的设计研究,包括一辆漂亮的使用FormulaOne赛车引擎的敞篷小型载货卡车和一辆水陆两用车,设计这辆水陆两用车的想法是让那些被东京交通困住的车辆可以航行于城市的水路,而不必在堵塞的高速公路上行驶。

  跨越地理的概念

  不仅是汽车在发展,坐在车内的人也在发展。“世界在变,汽车在变,在今后的10年到20年内会变得很剧烈。”肯·奥库亚马说。他是位于Pasadena的极具声望和影响力的艺术中心学院交通运输设计部主席。

  “我喜欢看到那些处于不同文化中的人和社会对于概念车和交通工具的极端观念的不同反应。”布瑞格德·奥卡尼(她从汽车通用汽车公司转行到辛辛那提大学教授未来设计师们设计、建筑、艺术和规划)说。

  “展示车又开始推动界限了。”德拉甘·沃卡迪努维克(Dragan Vukadinovic)说。他是欧洲南斯拉夫裔人,在美国中西部长大,在加利福尼亚学习设计。在成为韩国汽车制造商现代的加利福尼亚设计室资深设计师之前,他在三菱工作。

  全球化能够将各个不同国家的风格模糊化。回忆一下,什么时候你能不看标记就能确定一辆车的国别?举一个过度简化的例子,美国人的汽车有铬合金,德国的汽车有它们的效率,意大利的汽车拥有充满美感的线条,法国的汽车有它们的怪癖。汽车的出口和相似的安全及污染条例的传播导致了饼干成型切割机形状的车、大豆形状的双人汽车和厢式小客车及盒子状的运动型多用途车的出现。但是在目前,新千年的早期,有一种重建汽车总体样式主题和重建国内设计同一性的势头。

  意大利人创造一些视觉上让人愉悦的款式,然后四处宣传让人们接受这个款式。而另一方面,法国人受困于智能和概念化,所以他们由内而外地设计汽车。就像他们的国家一样,美国人做的任何东西尺寸都很大,然后他们就会退出来欣赏这些作品,但是在设计过程中,美国人总是忽略细小的但很重要的细节。同时对日本人来说没有退出来欣赏作品的空间,所以日本人的设计非常注重细节,很棒的细节,能吸引人们仔细观看。

  多年以前的人们讨论起21世纪的汽车时,无一例外地为它们配置了如火箭或者宇宙飞船那样的外壳,以及原子能太阳能之类强大与便利的动力。然而,工程师们前进的步伐比起预言家们的想像要缓慢得多,尽管美国人一度将汽车的尾巴修饰得如飞翼一般稀奇古怪,但追求实用依然是设计师遵守的第一原则。21世纪的公路依然是半个世纪之前的路,汽车也当然还是4个轮子,1个车壳,只不过其内涵有了不小的变化,概念车的最大功能就是发现与引导这些变化的方向。

设计的原点

  概念舞动 理念为先

  天马行空、随心所欲不再是不切实际的代名词,对于概念车的设计和制造,汽车设计师的天马行空的创意和随心所欲的想象尤为珍贵,正是舞动的概念、迸发的理念塑造了经典概念车的楷模。

  概念车好比T型舞台上五彩缤纷的时装秀,绚烂夺目,却不一定能流行于现实生活;但它体现了汽车设计师的灵感和风格,概念车甚至不受量产车的条件限制,可任意采用未经充分验证的新工艺、新材料和新设计,充分发挥想象力和创造力。耀眼的外观、超前的意识,概念车永远是全球各大汽车展的主角,而主角的背后却是汽车设计师概念的舞动、理念的迸发。

  自从20世纪40年代,哈里·厄尔为通用汽车设计的“Y-Job”被公认为是汽车工业上的第一款概念车之后,汽车设计就开始了方兴未艾的发展之路。通常情况下,概念车的设计思想来自汽车公司内部的高级设计室,设计室由资深工程设计小组及其联合工作的设计师组成。同多数产品一样,汽车的制造与生产目前多依靠外协加工,公司将制造参展概念车的任务委托给特定的设计公司,这些设计公司从汽车制造公司的高级设计室获得设计思想与思路。这种被称为“厂外智囊团”的方式可以使设计师和工程师们将对创造性生产指令、生产工艺流程的考虑放在一边,这是因为过多考虑生产流程会使一些创造性思想在有机会成为现实之前就被扼杀。这样,设计师和工程师们就可以集中精力探寻新的汽车外形并考虑对汽车的革新改造。

  天马行空、随心所欲不再是不切实际的代名词,对于概念车的设计和制造,汽车设计师的天马行空的创意和随心所欲的想象尤为珍贵,正是舞动的概念、迸发的理念塑造了经典概念车的楷模。

  博通:想象力至上

  “优秀的设计师未必都需要经过专业教育,想象力和理想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

  他是浪漫、热情的意大利人,他是大名鼎鼎的汽车设计大师,他是汽车设计界最德高望重的人物,他的作品线条硬朗、勇于探索、具有强烈的科幻风格,而想象力至上核心着其汽车设计理念,他就是努西奥·博通(Nucc Bertone)。

  早在20世纪30年代,博通就已经在其父亲开办的车身工厂当学徒,在那里逐渐掌握的技术以及积累的丰富经验,为其日后的汽车设计事业的发展打下了扎实的基础。20世纪50年代开始,博通的汽车设计才华开始逐渐展现。他在1900Sprint底盘上设计了一款名为B.A.T的汽车,在这款看上去像陆上战机的车上,博通把想象力和他对空气动力学的应用发挥到了极致。博通第一款取得相当成功的车型就是阿尔法·罗密欧(Giulietta Sprint),同一时期由他设计制造的主要车型还包括菲亚特850、迪诺、希姆1200S、阿尔法·罗密欧·蒙特利尔等。博通也涉足到了通常由宾尼法利那所包揽的领域——法拉利车型的设计,博通的作品有250GT的特殊规格和308GT4等。此外,博通还设计了阿斯顿·马丁DB4的特殊型号JET。在博通的设计生涯中,有两款车型最为激动人心:一款是兰博基尼Countach,一款是兰西亚Stratos。渐渐地,当时天马行空的概念设计也成为了汽车市场上的经典之作。

  想象力是博通汽车设计理念的原点,他认为优秀的汽车设计师未必都需要经过专业教育,但想象力和理想却要占据相当重要的位置。一旦发现有天赋的年轻人,他就会竭尽所能地为他们创造条件和机会,而在他的培养下,马瑟洛·甘迪尼和乔吉·乔治亚罗就是其最得意的爱徒。

  乔治亚罗:文化精灵,生活使者

  “设计的内涵就是文化。”

  在世界汽车设计领域,被称为“世纪设计大师”的乔吉·乔治亚罗(Giorgetto﹖Giugiaro)和他的Italdesign意大利设计室 几乎无人不知。对于这个值得骄傲的称号,乔治亚罗是当之无愧的,不论是他设计的为数众多、遐迩闻名的名车还是他所创立的目前全球效益最好、规模最大的汽车设计室Italdesign来看,乔治亚罗和他的设计室已经成为汽车设计领域经典的象征和标榜。

  乔治亚罗毕业于都灵美术学院,17岁进入菲亚特汽车公司工作。随后,乔治亚罗加入了有着悠久历史的博通设计室,师从努西奥·博通,博通的教诲深深影响了乔治亚罗,拓展了他的创作空间,使他的天赋得以展现,同时造就了乔治亚罗惊人的想象力。

  乔治亚罗用他手中一支不起眼的小小铅笔,创作出了无数的优秀作品,有走进千家万户的经济型轿车,有让人看了就热血沸腾的超级跑车,甚至说他主宰了一大半的汽车设计风潮都不为过。乔治亚罗给许多汽车赋予了不凡的气质和灵魂,玛莎拉蒂布加迪阿尔法·罗密欧宝马大众的超级跑车以及各种各样的概念车,均出自他的手笔;这些车型的辉煌,给乔治亚罗增添了神秘的光环。

  乔治亚罗的设计理念中文化占据着重要的地位。从他的设计中可以清晰而自然地发现意大利的文化精髓,激情与浪漫。正如他自己所说的,只有沉浸在有品味和追忆当中才可能在其中开掘能量,等待灵感的迸发。此外,设计源自生活也是乔治亚罗所追求的,他的汽车设计理念中总是强调着,设计要满足生活需求和生活品质的双重需求,兼具实际需求和文化创造的双重内容。

  平尼法尼亚:以质取胜的领跑者

   “好像一位是在看着一位美丽知名的女人穿衣,另一位在看着世界级的裁缝缝制衣裳。”

  以设计法拉利而闻名于世的设计公司平尼法尼亚由巴提斯塔·法尼亚(BattistaPininfarina)创立于1930年,当时只是一个自行设计生产车身的小作坊,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正式将汽车设计作为经营业务。平尼法尼亚一直以设计室的形式存在,虽然领导层一直由平尼法尼亚家族的成员担任(现任总裁为Battista之子SergioPininfarina),但设计师却是外聘的。因此,与其说平尼法尼亚是一个设计师,不如说其是一个设计工作室。

  平尼法尼亚的强项是设计名贵的跑车。它的作品相对产量较少,因此公司的规模比不上Italdesign,但以跑车为主的业务性质使他们每每推出新作品都能成为潮流的指标,这一点使其在设计界确立了很高的地位。公司最大的优势是拥有非常出色的设计队伍,同样,平尼法尼亚具有极强的设计开发能力。此外,平尼法尼亚还经常能够在将美学和建构结合起来增加经济可行性的同时,成功地为汽车工业设定标准,这样的成功设计更是无人敌之的。

  多年来,高水平的设计一直是公司的特点。与平尼法尼亚第一次联系在一起的就是法拉利。1951年巴提斯塔·平尼法尼亚第一次遭遇恩佐·法拉利,从此平尼法尼亚与法拉利开始了良好的合作。正如,恩奏·法拉利对那次合作的回忆,“我们两个的联姻将持续很久,一切变得清晰,好像一位是在看着一位美丽知名的女人穿衣,另一位在看着世界级的裁缝缝制衣裳。”迄今,平尼法尼亚为法拉利开发设计的汽车超过80款,各个车款都创新并制定了新的标准,傲视同类、无以匹敌。

中国概念的喧嚣与勇气

  梦想以后仍是等待

  还记得一位具有传奇色彩的前通用汽车董事长阿尔弗雷德·斯隆先生曾说过“ 生活中最令人振奋的事就是去创造,建立和发展那些有用的东西。当你在做一些值得去做,并且从未尝试过的事情时,谁能够有勇气,有雄心去征服那些障碍,谁就能成为领先者。”或许对于造车技术落后的中国汽车工业来说,这就是一种方向。

  麒麟诞生,中国出第一款概念车

  中国古代传说中有一种吉祥动物,形状像鹿,头上有角,后有尾巴,全身披鳞甲,古人将它象征祥瑞。1999年,上海国际车展,以吉祥动物麒麟为名的第一款概念车吸引了世人的目光,这是第一辆由中国人设计,在中国制造并面向中国市场的经济型汽车。

  五门两厢式的麒麟概念车的特点是车身框架非常坚固,外形简朴,大轮胎和高底盘(165毫米)使它可适应复杂的路面条件,装置4缸16气门发动机,前轮驱动,车厢内放置五个座位,前排座位的腿部空间达1米以上,肩部空间超过1.3米,行李空间可以装下1.36立方米的货物……

  尽管溢美之词掩饰不了它的稚嫩,“麒麟”在传统的眼光里根本不算是一辆轿车,但正因为是第一辆,所以我们无法苛刻要求,当时静静的翘首期盼已经成过往,时至今日,泛亚的副总张振华关于麒麟的量产之说显然夭折。但是麒麟却唤醒了还在沉睡的当时的诸多汽车生产厂家,这对中国汽车工业无疑是一种突破。

  种子发芽,泛亚引来概念觉醒

  设计中国第一款概念车麒麟的是上海的泛亚研究中心,泛亚汽车技术中心160名工程师中的多数参与了这一项目。麒麟的设计过程中的独特之处首先在于其设计不是从设计室开始,而是从顾客需求出发。当时泛亚在重庆、威海、东莞、鞍山和保定等5个城市的汽车用户中进行调查,同时还汇集了中国各地不同人群对汽车的各种需求。根据这些意见,泛亚着手进行图纸设计、计算机辅助设计、制作粘土模型,最终完成了这一概念车型。

  2001年泛亚又造“凤凰”燃料电池车,大大地缩小了国内、国外在国际先进动力最前沿技术的差距;2003年的“鲲鹏”是对所在微型车细分领域的全新探索,挑战了设计的极限,演练了低成本构造,泛亚以每两年一辆概念车的速度成长,这使得中国汽车厂商在目睹这一个又一个的中国概念车神话之后,开始醒悟,中国需要概念车,可以有越来越多的概念车,技术落伍并不丢人,真正丢脸的是束手就擒。

  量产目标,开花期盼结果

  我们不想评判中国汽车集团哪些是阿斗,毕竟中国汽车发展之路颠簸又崎岖,但是我们始终明白,落后就要挨打!

  50年前,中国开始造汽车,40年前中国开始在核技术方面崛起,半个世纪过去了,我们的眼睛里充满了沧桑的喜悦,2005的上海车展,中国的概念车已经很多。

  “吉利城堡”概念车,当世界刮起了复古风的时候,吉利汽车走在潮流的前端,融合了时下消费者对数字化,智能化和自动化的追求;奇瑞公司的NEW CROSSOVER轿车,创造了时尚新生活create modern newlife 的理念;比亚迪的ET是一款外形动感前卫的电动概念车,体现了新能源的应用;哈飞赛豹则是我国的第一辆敞篷概念跑车;长安集团推出了“龙腾”和 “长江鲟”,“龙腾”概念跑车,将古典与现代的风格有机交融在一起,富有东方韵味的同时又给人以现代冲击力。

  “要论汽车设计,中国的确差得很远;但要说到概念设计,我们就不敢说这话了,因为我们是不了解中国的市场和百姓的真正需求的。”如果以苛刻的要求来评说中国的概念车的是非,恐怕一时还说不完,但正如奔驰的这个总设计师说的,概念的设计是平等的,任何时候开始都是一个新的起点,其实在中国,本土设计师是占优势的并有希望的。

  如今,在众多的中国概念车的大花园里,我们发现务实的车商较少,真正钻研的不多,概念车的量产还属空白。在概念车实现中国造的梦想之后,我们还需要踏实的技术支持和耐心的等待。

经典概念车

  汽车的历史有120年,概念车则为70年。二者相辅相成之间,诞生了无数经典。如同经典的量产车一样,历史上出色的概念车同样令车迷们津津乐道。

  由于实际情况的限制,量产车约束了设计师的思维,而概念车往往集成了名家们天马行空的神来之笔。看看过去的概念车吧,你能从今天的汽车上找到从前的创意吗﹖或许有些概念车能为你提供探寻时空的线索。而剩下的呢?可能再过几十年,我们还是只能对着它们傻傻发呆,因为有些概念并不是每个人都能理解的。就像是艺术,只有会欣赏的人,才能产生共鸣。就让我们在经典的梦境中徜徉,一步步地走向未来吧。

1938年别克Y job
放大
1938年别克Y job
  • 超越年代——别克Y job

  提到汽车设计,就不能不提到哈里·厄尔;谈到概念车,就必须从别克Yjob开始。1938年,厄尔设计出世界上第一辆概念车——别克Yjob。这是一部梦想之作,而非现实之作。连续的弯曲表面和突出车身水平性的平行合金饰带创造了一种狭长的流线形车身。Yjob还充分利用了现代技术,具有电控折叠顶篷和车窗。它也是第一款去掉了脚踏板的汽车,此外还有其他创新细节,如平面门把手和水平水箱护罩。

  厄尔的设计远远超越了他所在的年代。这种开拓性、开创性的设计手法随即成为其他制造商竞相模仿的对象。汽车业也从此以概念车的形势昭示未来。

Audi-Rosemeyer
放大
Audi-Rosemeyer
  • Rosemeyer——奥氏最早的大嘴巴

  奥迪的Rosemeyer是辆具有神秘色彩的概念车,在2001年的法兰克福车展的记者发布会上仅作了很短暂的展示。该车浑身充满未来感与肌肉线条,ASF全铝车身结构,以及铝合金选调组件,车身内装则主要是高档碳纤维以及防滑麂皮。

  然而,它却是奥迪最早的大嘴巴!不过形状已由Rosemeyer的盾形改为倒梯形。这是它对整个奥迪系列最大的贡献,奥迪的历史从此由Rosemeyer所改写。

标致4002
放大
标致4002
  • 标致4002——纯粹的概念

  标致4002的设计者是一位32岁的德国美术设计师——StefanSchulze,他以1936年的标致402为原形,赋予“复古兼前卫”的理念,创造出了一头双眼坚毅地注视着未来的雄狮——一部改进型单排双座运动跑车。最重要设计元素莫过于那让人过目难忘的,从前部开始沿车顶贯穿至车尾的铬合金散热格栅,包含了标致402车型中经典的双头灯,车灯呈向上的走向,与轮胎的角度巧妙的搭配,更加突出了整车独特的外形曲线。

  在挡风玻璃的中央有一条装饰带,似乎是将玻璃分成了两块。车轮的设计继承了前代的风格,采用了突起的轮毂罩,与轮胎上的白圈一起增添了复古的味道。此外,挡泥板和摇杆均采用深色调,而车门则采用亮色调,这种深浅两色的搭配与对比同样是出于复古的考虑。

  • Bat——博通的名作

  如果不提意大利博通设计公司50年代为阿尔法·罗密欧设计的BAT5,BAT7,BAT9,就相当于我们遗漏了最经典的作品。

Alfa Romeo BAT 5
放大
Alfa Romeo BAT 5
1954 Alfa Romeo BAT 7
放大
1954 Alfa Romeo BAT 7
Alfa Romeo B.A.T.-9, 1954
放大
Alfa Romeo B.A.T.-9, 1954

  夸张的尾翼和流线型的前挡风玻璃无疑是受到美国的影响。然而它们的尾翼如一对折起的翅膀,没有美国尾翼那种张扬、炫耀的浮躁。取而代之的是纯粹的艺术与唯美的灵性。向上隆起同时向内收缩,收敛的同时又具备一触即发之势,有一种蝙蝠的神秘和鬼魅。如果说美国的车表现出一种乐观明朗的宇宙风格,那么阿尔法·罗密欧,或者说博通的“蝙蝠”系列,则像是一部神秘色彩更浓更诡异的科幻小说。

  • Buick LeSabre——蓝天的梦想
1950 Buick LeSabre
放大
1950 Buick LeSabre

  40年代是战争和重建的年代,而50年代则是梦想驰骋,英雄辈出的黄金岁月。经过了战争,而未亲历战争的美国人将飞机火箭的设计元素移植到汽车。这是1951年的概念车:别克LeSabre。

  同样是哈里·厄尔的设计。这是尾鳍首次出现在汽车的尾部。在以后的十年里,尾鳍的设计越变越大。随后,来自飞机驾驶舱的曲面挡风玻璃的理念也出现在轿车上。在这段时间,所有的美国汽车设计都无一例外地卷入了这场鳍之战。LeSabre无疑引导了概念的潮流。到了60年代中期,这种设计浪潮终于走向末路。

1999 Cadillac Evoq concept car
放大
1999 Cadillac Evoq concept car

   凯迪拉克新的设计理念——“艺术与科学”孕育自百年的传奇底蕴。1999年,一款具备划时代意义的概念车——Evoq,是引领它横空出世的使者。Evoq的设计大胆而充满前瞻性,其外观硬朗、简洁、棱角分明,如同钻石切割般的锋锐线条流畅地贯穿车身。Evoq拥有惊人的视觉冲击力,后来凯迪拉克的设计师们承认,这款催生新设计理念的概念车,最大的灵感来自于钻石和隐形战斗机。

  这是一款你必须记住的概念车,它对于凯迪拉克的重要性,是在于复苏了这个百年品牌。在此之前,凯迪拉克从来没有以这样的强势出现在世人面前。

  • Lancia Stratos——夸张的楔型年代
1978 Lancia Stratos Concept car.jpg
放大
1978 Lancia Stratos Concept car.jpg

   这一款具有重要意义的概念车是博通为蓝旗亚设计的Stratos。低矮的车身,平铺直叙的线条,整个车身简洁流畅,轮廓刚劲有力,散发着迷人的肌肉包裹的感觉。Stratos绝对是70年代楔型概念车中的精品,即使在30年后的今天,我们依然会觉得它十分的前卫。狭小的车窗,夸张的侧面进气口,整车线条如同科幻世界般棱角分明,给人一种宇宙飞船和天外来客般的神圣感。四个车轮的存在,是它与同时代的汽车惟一的牵念。或许我们只有用“贴地飞行”来形容它驰骋时的美妙。

  • VOLVO YCC——少女的无限遐想
Volvo YCC Concept 2009
放大
Volvo YCC Concept 2009

  2004年3月2日,日内瓦汽车展,沃尔沃YCC概念车首次亮相在万千闪光灯下,以其独特的魅力,为充满阳刚之气的车展带来一股清新的风。作为一款完全由女人打造的完全女人车,它所欲传递的是一种全新的理念,一种对女性的最为诚挚的关注。它的翩然而出,犹如温情,催化了在场女性观众们的会心微笑。神采奕奕的前大灯让人浮想出女人妩媚的眼眸,阴柔缥缈的尾灯呈现出完美的S形曲线。YCC的娇艳欲滴,带给我们无限的遐想。

  • Jeep Hurricane——两台发动机的怪物
Jeep Hurricane
放大
Jeep Hurricane

  JeepHurricane在前后各有一具5.7升的HEMI引擎,两具引擎都具有335匹马力以及51公斤米扭力的强大输出。简单的计算一下,这辆车一共拥有高达670匹马力及102公斤米扭力的输出!别说是四轮驱动越野车了,就连许多超级跑车,也不见得是Jeep Hurricane的对手。

  此外,Jeep Hurricane还有十分特殊的一项特点,这款车可以说是现在惟一能够不用展示转盘就可以自己转动的车辆,因为它的回转半径是零!前后轮都可以向内转向。

  概念车就是概念车,只有做不到,没有想不到。人类的想象力真是无止境啊!

奥迪RSQ
放大
奥迪RSQ

  影片《我,机器人》(I,Robot)改编自美国科幻巨头伊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同名经典科幻短篇,威尔·史密斯主演,于2004年7月14日美国公映。为营造未来世界的光怪陆离,20世纪福克斯公司可谓同样不惜气力。其中,便包括邀请奥迪公司为男主角设计的酷车。在设计师的灵感与妙想之下,奥迪RSQ——奥迪公司历史上第一次专为一部电影设计的概念车——翩然诞生,并于2004年4月亮相纽约车展,继而惊艳6月北京车展,使中国爱车一族得以近距离地领略未来之车的风采。

  这款令人神迷目眩的概念车,球体滚动车轮设计,蝶翼门,携带明显奥迪标志,从设计到成车,历时短短10周,系汽车制造商与电影工业携手合作的激情与专业的显现。得益于奥迪公司多年的实力沉积,它完美诠释出未来车的概念。影片中,男主角驾驶RSQ风驰电掣,所过之处,众人侧目。RSQ的洒脱张扬,与黑人侦探的非凡气度交相辉映,大为渲染气氛。在这未来世界的生动展现之中,RSQ当真功不可没。

  设计之路:

  设计汽车,无疑是设计师的分内之事。然而在设计中,可以摆脱技术要求的束缚,随心所欲地追逐自己的灵感源泉却是所有设计师的梦想。自己的奇思妙想得以实现,构造一款未来之车,由好莱坞大牌明星驾驶,风驰电掣……美梦也不过如此!

  所以,当奥迪设计师收到21世纪福克斯公司的订单时,激动的心情已不难想象。2003年,导演 Alex Proyas第一次看到奥迪公司推出的Nuvolari Quattro概念车后,便被其深深吸引。他喜欢这个由四个圆环标注的品牌所传达的设计语言。所以当筹备影片道具的时候,他很快便与奥迪公司取得联系。 2003年4月,Tim Miksche奥迪公司嵌入式广告(PPL在影视作品中刻意插入商家产品,以达到潜移默化的宣传效果。)经理与Martin Ertl,奥迪总设计师一同飞往加拿大温哥华,“我,机器人”的电影拍摄地。彼时,开拍前的准备工作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之中。“导演、制片人、布景师、摄影师还有20世纪福克斯公司的代表一起带领我们参观整个“我,机器人”的世界,大到巨型舞台,小到一枚腕表,一路细细看过去。”Miksche回忆当时的情景:“影片需要的便是一款与这个世界相配的车。”

  24小时之后,奥迪公司凭借令人信服的构想,力排其它参与竞标的汽车制造商,赢得了订单。 Miksche:“当我们从慕尼黑机场起飞的时候,一切都悬而未决;但一天之后,当我们踏上回程的时候,手提箱中已是沉甸甸,装上了奥迪公司历史上最大的一个PPL项目……而且任务颇重。”

  没有时间休息与放松,返回德国后,设计师立即投入工作之中。仅仅两天之后,RSQ的四分之一的设计便已完成。随后一周,影片“我,机器人”的一名布景师飞抵因戈施坦塔(Ingolstadt奥迪总部所在地),与奥迪设计师携手对方案进行润色。“最后,”Martin Ertl说道:“设计主体与性能参数终于尘埃落定。”四周之后,在因戈施坦塔召开第二次会议,详细讨论技术细节。

  建造奥迪RSQ的过程好比跑车一般神速。得益于设计师,工程师,技术工人与模具师的通力合作,短短十周之后,RSQ便傲然众目之下。2003年7月,RSQ被运至温哥华片场,开始了为时数月的拍摄历程。同期运抵的,还包括一架用于拍摄撞车场景的外车模型,以及一套仿制内饰。至此,项目进展顺利而及时。

  诠释未来:

  2035年的芝加哥,车不再有车轮,而是在球体上滚动。“将这些球体融入设计中是我们面对的最大挑战,难度极大。”负责RSQ外形设计的Julian Honig事后感叹。最终,RSQ采用两座、中置发动机设计,采用球体车轮并配上相似形状的轮框,使整车具有雕塑般的视觉感受。

  RSQ在路上飞奔而过,扁,宽,犹如一头发飙的公牛,热烈而雄厚。通体银色车漆覆面,有若月华般熠熠闪光,强光照射下,微带蓝色的银漆呈现淡淡的金色光泽,营造出色彩的动感变化,更增车体雕塑般质感。

  “这项设计与其它设计的不同之处,在于我们拥有最大限度的自由,可以忽略技术可行性、人体工程学等必须因素。首先我们要熟悉故事情节以及布景对车的特殊要求。RSQ不仅要适合未来的场景,而且要携带奥迪的显著元素,令人一眼望去,便认定奥迪血统无疑。”Julian Honlg说。

  RSQ头灯棱角分明,氙光透过晶莹的玻璃罩倾泻而出,与侧出风口一起,塑造出愈加生动鲜活的车头线条。大多数跑车上配置的后窗,在RSQ上被覆盖引擎的铝罩所替代,椭圆形设计,一路延伸至前挡风玻璃,由一条横条固定在车体上。

  蝶翼门系RSQ的另一亮点,每当威尔·史密斯进出爱车之时,后车门于C柱向外、向上展开犹如翩翩起舞的蝴蝶翅膀,同时稍稍扭转。RSQ内部设计极为简练,只限最基本的驾驶要求。史密斯坐入其中,好比置身于直升飞机的驾驶舱。中控台围绕“飞行员”身体。

  方向盘宛如电梯控制板,当驾驶员坐入车舱后,它从上翻转下来,同样类似飞行驾驶舱设计。另一显著特征便是宽阔的全景挡风玻璃,延展直至车顶,最大限度地拓宽驾驶员与乘客的视野。

  驾车所需的所有信息均借助奥迪的多媒体接口(MMI)被接入设备组并显示出来。RSQ的空调与收音机被界定为次要功能。基于跑车的概念,设计师略去了RSQ的娱乐功能。

  RSQ内饰所用材料与整体色调为营造空间感而服务,内厢色调偏暗,在重点部位点缀具金属质感的银色,强调“科幻”氛围。工艺精湛,材质上乘,完全传延了典型的奥迪特色。

  无论RSQ的外型如何前卫科幻,RSQ的奥迪家族特征仍是一眼即辨。Walter de‘Silva,奥迪设计工作室负责人对她的设计小组说:“你可以自由地想象,自由地发挥,但是不要忘记我们品牌的特征。”于是,奥迪典型的梯形水厢罩造型略作调整便与跑车车头相容,使车迷仅从车头便能辨认出奥迪的特征。

  “我相信,RSQ虽然植根于科幻世界,却也是未来车的可能版本。动感、前瞻以及设计精湛,品牌价值的持久发展在电影‘我,机器人’的世界得以显现。”De‘Silva断言:“因此,未来的奥迪极有可能就是这个样子。”

凌志LF-A
放大
凌志LF-A

  时速332公里

  继轰动底特律车展、日内瓦车展和最近的东京车展等多个国际车展后,LEXUS凌志LF-A概念跑车现身第3届中国(广州)国际汽车博览会,再次成为全场瞩目的一颗耀眼明星。

  这款双座概念跑车完美融合了超级跑车的杰出性能和LEXUS凌志与生俱来的豪华品质。它不仅代表了LEXUS凌志品牌全新、大胆的设计方向,更彰显了LEXUS凌志在跑车领域超越竞争对手的决心。

  LF-A搭载全新V10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高达500匹马力,排量低于5升。由于在转向性、车身重量和空气动力学特性之间实现了最佳平衡,LF-A最高时速可达322公里/小时。

  据现场有关负责人介绍,LF-A不只是一款概念跑车,它还是一个可以实现的梦想,为我们描绘了未来超级跑车的定义。它带有竞赛所必需的强大动力性能和转向技术,体现了超越对手所需的速度、敏捷和可靠性

  LF-A的经典之处在于它巧妙地融合了简约和高雅,并将之锤炼为一种强势的视觉冲击,彰显了充满动感、强悍和生机勃勃的性格。

别克Velite
放大
别克Velite

  严谨和放纵的统一

  严谨和放纵,这两个矛盾的词,在别克Velite概念车身上得到了和谐统一。它通用汽车在美国市场推出的第一款基于全新Zeta车身结构的四座敞篷轿车。这款车型在广州车展上正式亮相了。尽管它只是一款概念车,但通用汽车将其划到别克门下,充分显示出对别克成为旗下豪华车品牌的信心。

  Velite是法国拿破仑时代精锐部队的名称,通用汽车用这个名称,表明别克Velite将担当通用汽车豪华车系列中的旗舰车型。它是由通用汽车位于Warren的高级研发中心负责设计开发的,装配则是在意大利最负盛名的Bertone设计中心完成。作为它的姊妹车型,欧宝Insignia已在去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展出。

  别克Velite在复古中掺杂着前卫。线条硬朗流畅的引擎盖和别克传统的瀑布式散热器隔栅相得益彰。水晶大灯采用了“X-Beam”技术,其灯光亮度能增加44%,尾灯同样采用了这种技术,对行驶安全是很好的保障。

  内饰可用奢华来形容,用料考究,后排座椅和车厢融为一体,HVAC温度调节系统可让后排乘客随意调节温度。真皮内饰有青铜、冰蓝和棕褐3种颜色。

  这款DOHC3.6升发动机最大功率达400马力,最大扭矩400尺磅。发动机还具有可调节气阀节油技术,这项技术在通用汽车其他的四缸、五缸、六缸和八缸发动机上采用过,能有效降低油耗,改善功率和扭矩输出,还能有效减小废气排放量。

TOYOTA i-Swing
放大
TOYOTA i-Swing

  从2003年发布的PM到2005年日本世界博览会上丰田展出的单人乘坐型未来概念车——i- unit都崇尚最小能源消耗的个性化移动方式,无限扩大个人的可能性。而此届广州车展上展出的首次亮相中国的全新个性化移动概念车i-swing则是i- unit的后续之作,应用了研制机器人的高科技技术,是以“人和汽车崭新关系”为主题开发设计的。

  i-swing的车体由具有缓冲性、低反弹性的橡胶材料构成,外表蒙面采用质地柔软的布料材质,有如穿衣般舒适。i-swing操作简单,通过两根操纵杆、踏板、人体重心转移进行操作。驾驶员的头部位于车轴的中央,“站立”时自动启动陀螺传感器控制系统,原地转身如同人环顾四周一样自然顺畅,甚至可以像跳舞一样随心所欲。i-swing具有两种行驶模式,当行驶在行人如潮的街道时,可以采用节省空间的2轮模式,更加方便实现移动中与步行的人对话;需要快速行驶时,使用按钮转换成充分享受驾驶乐趣的3轮模式,配合操纵杆、踏板和移动身体重心(前倾=加速,后仰=减速,侧倾控制转向)来控制行驶趋势。

  此外,i-swing还应用了大量个性化设计,可以根据心情调整前后LED发光面板上显示的影像,如同随意更换喜欢的服饰;运用AICOMMUCA-TIONCOMCEPT(通信交流概念),在日常使用中自动记忆积累用户信息(驾驶习惯、喜好),并加以智能设定,和主人进行交流互动,是真正意义上的“个性化”。

Hyundai Neos-3 Concept 2005
放大
Hyundai Neos-3 Concept 2005

  定位为豪华休闲车

  北京现代与韩国现代共携13款车型参展。其中北京现代共有5款车型参展,即索纳塔、伊兰特、途胜和NF御翔,小型轿车ACCENT更是扩大了北京现代的整体阵容。韩国现代则携EQUUS(百年世纪)、COUPE(酷派)、MATRIX、SANTE FE(圣达菲)、TG以及概念车NEOS-3、ACCENT混合燃料车和ACCENT运动型车等8款车参展。韩国现代汽车最新开发的概念车NEOS-3,更是吸引了高档消费人群的目光,在1500多平方米的展示区里北京现代与韩国现代联袂再掀激动人心的韩流。

  NEOS-3定位为豪华休闲车,提供了足以媲美越野车的性能表现,却让你有搭乘豪华私人喷射机的感受;流线的车身外型搭配整合式的头灯和水箱护罩设计,为NEOS-3提供了更为安全的行驶能力;在长达5公尺的车身下,提供了车内成员宽敞舒适的乘坐环境;车室内并配备中央整合式信息系统,让使用车内各种配备时能更为安全方便;而在动力系统方面,则搭载了全新研发的4.6升V8引擎,让车身不小的 NEOS-3拥有敏捷的移动能力。

日产Pivo
放大
日产Pivo

  亮点:360°旋转驾驶舱,Pivo有着如同蜗牛般的滑稽造型,更为奇特的是它的驾驶舱能够进行360°旋转!另外,配上可环视四周的 AroundViewMonitor和贯穿行车死角的SeeThroughPillar,可以说能在拥挤的大都市里畅行无阻。前、后各配备1台可通过2个轴输出的超级马达,可单独控制4个车轮的驱动力。

  • 本田PUYO概念车
本田PUYO
放大
本田PUYO

  亮点:柔软的车身有类似于果冻的触感,车名来源于拟声读音,“表达一种让你触摸这辆车柔软车身的感情”。PUYO车身采用柔软材质,有类似果冻般的触感。本田认为这更能增强这款车的安全性。PUYO在暗的环境下可以发光,因此它在街上行驶的时候很容易引起人们的注意。

  PUYO采用了无角的箱体设计,这个设计使得它箱体般的车身不存在任何尖角,转折都有柔软的过渡,腰线以上的全玻璃设计表明了本田设计者想给PUYO车内的乘客带来更大限度的舒畅开阔的感受。

标致Moovie
放大
标致Moovie

  这已经是标致概念车设计大赛的第三款作品,相信全世界的汽车狂热者们都会非常惊讶于这款近未来的标致梦想之车。在2020年之后,当有人问起这群参观过本车的人他们的梦想之车的时候,这款车应该就是答案之一。

  葡萄牙的设计者——安德鲁克斯塔用他的作品Moovie赢得了这场胜利——这是一辆灵活而又平易近人的城市小车。在上一次的日内瓦车展上,安德鲁克斯塔就曾经获得过标致汽车公司主管的奖赏。在此次的法兰克福车展上,这款概念车真的出现了——相信一定还有人记得这第三款作品的1/43 比例尺的微缩模型吧。

  Moovie接受了Peugeot Style Centre的全程监制,采用了车展专用的标准制造。从最开始的数字化模型,到最后的展示会成品,只有3个月的时间。

  车体草图没有长宽高三个基本尺寸,但是至少需要一个比例一边确定内部和外部的空间,以便让安德鲁克斯塔发挥自己的创意。全车的数字化模型是一个整体,设计者还需要更加详细的将Moovie 加以3D 化拆分。这一阶段相当之重要,基本上需要决定出车的各项参数包括长宽高之类,这一点和建筑学很类似。在决定了这些参数之后,一个1:5 的模型就可以出来了,让虚拟的数字模型有了一个真实的样貌。

  一旦模型出来之后,制作就可以开始了。制作需要用的模型是1:1的比例,采用高密度的泡沫,严格按照数字模型打造。目的在于保证车体真实容量以及便于调整车身曲线,使得车体更加具有曲线美。

  借助中间媒介的方法使得制作者可以通过树脂模型来分别制造车体的各个部分,然后把它们逐个组装起来。这样在该车量产化的时候,这些3 毫米厚的树脂可以保证车身具有优秀的刚度。

  与此同时,车的另外部分包括头大灯,座椅以及控制面板都需要制模。侧灯与头部小灯同样使用 聚碳酸酯仿造,而车体表面则通过尼龙烧结来处理,部分地方的颜色有所不同是因为树脂玻璃有所脱落的缘故。

  两个由环氧树脂制成的座椅将会组装固定在钢制的底盘上,控制面板也采用高密度的泡沫合成。车身的各个部分组合起来是一个很费时的过程,因为要求的精度很高:有些部分需要轻度重新修正,有些安装程序需要更改。聚碳酸酯材料打造出Moovie高贵豪华的表面,而且在安装到车身上面之前,制作者需要小心翼翼的调整每一个细节。

  喷涂分为三个步骤:首先需要备好用水调和的聚亚安酯初级稀释剂,以便车身做好最后的修整。 然后再在车身涂上主要的三种色调,最后是清漆:让车身外部闪耀动人,而内部柔和静雅。

  Moovie已经有了自己的商标,标志一贯的雄狮图标非常具有立体感 。

  乘员车厢

  明亮而幽雅的乘员车厢带给人非同一般的感受。突进的前挡风玻璃以及豪华的聚碳酸酯处理过的表面都使得整车的外观保持着高光洁度。配合柔和的线条,两种不同的黄色和内饰搭配得天衣无缝。线条光滑的双色调控制面板安装在中柱上,车内找不到任何无粗糙边缘物体,为架车和乘车之人提供了一个良好的环境。单辐方向盘和两个连体坐席都是非常别致的设定。

相关条目

本条目对我有帮助4

分享到:
  如果您认为本条目还有待完善,需要补充新内容或修改错误内容,请编辑条目

评论(共0条)

提示:评论内容为网友针对条目"概念车"展开的讨论,与本站观点立场无关。

发表评论请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有关规定。

以上内容根据网友推荐自动排序生成